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组

昭阳书院:兴化筑城

昭阳书院 2022-05-26 06:09:46


兴化自五代置县以来,经北宋至南宋中后期,由于地处里下河沿海,古为边鄙之地,历来不为兵家所重。县治昭阳镇由无数个垛岛连成,浮泊于群水之间,大泽茫茫不通陆,很少战事发生。由于很少受到外来的攻击,因而建县300年来,兴化没有城墙。


然自南宋以来,因宋、金之间以淮河为界,江淮之间便成为双方争夺的重点。滨淮的楚州和临江的扬州,战略地位显得尤其特出。这就注定了处于两州之间的兴化势必不得安宁。百年间,,甚至一度废兴化县为昭阳镇。兴化地区饱受战争蹂躏,时隶泰州,时隶承州(今高邮)。到南宋开禧(1205—1207年)、嘉定(1208—1224年)年间,北方蒙古崛起于草原,雄鸷四顾。攻陷金都燕京(今北京)后,又曾渡淮南下,攻掠楚、扬,进犯通、泰。蒙古兵退后,已成衰势的金朝继而南犯。江淮之间烽火连天,兴化也陷于风雨飘摇之中。由于无险可守,各路兵马随意进出,人民流离失所,民不聊生,苦不堪言。


南宋宁宗开禧元年(1205年)九月,淮水泛滥,兴化境内死者几半。开禧二年(1206年),南宋举行北伐,两军交战于江淮东部。这时,驻守兴化的宋军小校戚椿趁金兵南下、宋金激战之机,挟兵叛乱,攻占衙署,劫掠百姓。当时兴化无城,叛军往来驰突,无所顾忌。时宋军主力集结于淮河南岸及运河一线,无力后顾,便设计派人扮成大军模样,趁暮色苍茫,奔驰于南津之上的今沙庄、小戚一带,以此来恐吓叛军。志书记“溪中夜闻甲马声,(戚)椿窥之,见一人毡笠白马,余如壮士状者数十人,隔溪而去。” 戚椿大惧,遂率部夜遁,逃至时堡,被事先埋伏在那里的宋军一举歼灭。战后借此渲染,说是白马将军蒋子文显灵。并建白马将军庙以祀。蒋子文为汉末广陵(扬州)人,官任秣陵尉,为保护百姓,在追击匪贼至南京钟山脚下时,不幸被射伤额部壮烈殉国。



嘉定元年(1208年),江淮颗粒无收,楚州饥民胡得聚众数万人奔陷盐城后,派部下任四到兴化强索金帛。知县徐景大怒,砍杀任四,枭首安民,同时练兵备战。怎奈无城可守,胡得拥万余饥民压向兴化,直冲县衙,活捉知县徐景,并将城区掳掠一空。徐景面对白刃加颈,凛然不惧,唯求不要残及百姓,胡得等感其所言,义而释之。


嘉定十年(1217年),活动于山东江淮一带的“忠义军”首领李全趁蒙古军西征欧洲,金兵再度南犯之际,举兵攻占金朝后方吕、密、青三州,牵制住金兵主力,缓解了南宋压力。宋廷因此对李全一再加封,直至使李全持节钺,称太尉,成一方诸侯,势力直达江淮东部。可李全拥兵自重,心存异志,数次驱逐和刺杀宋廷派往楚州的军政官吏。且秘密投降蒙古,被授为山东、淮南两省同平章事;又接受金朝的加封,称为淮南王,一时成为勾挂三方的割据军阀。到嘉定后期,李全公开在里下河一带操练舟师,大有渡江南下的势头,成为南宋的隐患,兴化等江淮各州县危在旦夕。


就在此时,南宋宁宗驾崩,理宗赵昀继位。济王不服,在李全支持下,在湖州自立作乱,不久即遭弹压。李全也日益被理宗视为心腹大患。



当时兴化知县陈垓(字漫翁),以先贤范仲淹为范,,鼓励农耕,在战乱中兴学校,治水利,保住南宋的一方水土,曾获宁宗赐予的鲱鱼袋。他非常重视江淮一带尤其是兴化的战略防守,认为建城守土是当务之急,以防御金兵和刚崛起的蒙古兵等北方军队渡淮南犯。他的想法得到视李全为心腹大患的理宗的批准。南宋宝庆元年(1225年),陈垓集结民工,以工代赈,因势规划,就地取土,深浚河道,利用改造大小垛岛和河道开挖的积土,围绕县衙署四周筑成兴化有史以来的第一座城池。城以土为体,以柴为筋,版筑夯实,周长六里一百五十七步。筑城的同时,改造水道,形成东南西北四门以及四座水关,并将城北多余的积土依城垣内壁堆垒如山,构筑成高台;根据五行方位及其对应四象中的玄武(神龟),将此台命名为“玄武台”。城台筑成后,形成北高南阔、左青龙(古城和上官河)、右白虎(古城和阳山)的上等风水。同时,在玄武台上建成用以军事瞭望、攻占防守且寓兴化与淮河一衣带水之意的襟淮楼。楼下为真武祠,供奉被敕封为“北方真武大帝”的舜王时代治水的崇伯鲧(夏禹之父)全身塑像。又于城上每隔一段筑一哨棚,除守城兵士居留外,棚中还堆放了草苫,每逢雨季即以此苫盖土城城头以防暴雨冲刷坍塌。


城池是冷兵器时代战争中不可或缺的防御设施。《管子•度地》说:“内为之城,城外为之郭。” 兴化土城只能算是牙城,城外湖荡浩淼,无法建郭,陈垓即以水为障。出于对北方守御的必要,又于土城东北、西北两隅各建一座小城堡,扼水道与土城成犄角之势,屯军守卫,成为城外之城。今关门城及城堡庄便是当年的建城之处。


是年,陈垓还在学宫左侧建范公祠,祀范仲淹。


建城四年后,土城便经受了第一次战火考验。绍定元年(1228年),已公开投降蒙古的李全攻盐城,陷泰州,却在兴化遭遇了顽强的抵抗,最后在扬州被赵范、赵葵歼灭,江淮乃得以暂时安定。


志道|樂學|博文|約禮


往期精彩推荐:


昭阳书院:满城风景看不尽(下)

昭阳书院:满城风景看不尽(上)

昭阳书院:诗歌里的昭阳

昭阳书院:“昭阳十二景”的前世今生

昭阳书院:兴化话

昭阳书院:兴化市河的桥

昭阳书院:此间不是桃源境 何处桃源好避秦  ——浅谈顾逖、施耐庵的赠答诗

昭阳书院:十月纳禾稼

昭阳书院:外婆的龙珠桥

昭阳书院:千古锡器有传承 老树新枝吐芳华 ——记兴化市锡器制作技艺传承人陈连富

昭阳书院:补锅塘和掸子坊

昭阳书院:云游茅山景德禅寺

昭阳书院:唐模许氏 亦商亦儒

昭阳书院:消失的地标——“新华电影院”琐忆

昭阳书院:闲话赵海仙

昭阳书院

昭阳书院:沧 浪 夜 雨

昭阳书院:兴化银北门

昭阳书院:再谒“郑板桥”

阳书院:寻访李鳝“浮沤馆”

Copyright © 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