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组

如何提升农产品的收益

留给孩子的记忆文集 2020-04-11 04:46:45

如何提升农产品的收益

             ——以芋头为例

在我国,常规的农产品总体上都供大于求,在这种状态下农产品价格落入“廉价品替代”陷阱,农产品价格必然持续走低,广大种植户自然无利可图。在供大于求的情形下,寻求提升农产品的收益必须另辟蹊径,以下以芋头为例,供大家参考。

芋头是常规农产品,很多地方都有出产,品种也很多,广西的荔浦芋头个头比较大,而福建的炮弹芋头长得像个炮弹,更为壮硕,相比江西的芋头却要娟秀得多。荔浦芋头一棵只有一个,江西的芋头一棵就是一个“家族”,有祖孙三代,长了好多个芋头,中间一个也很大,我老家叫芋头爷,围绕芋头爷长的芋头个头小很多,在芋头上还长小芋头,我们叫芋头仔。芋头爷很难吃,一般直接扔掉,芋头仔最好吃,个头却很小。芋头爷和芋头仔很少进入市场,普通消费者吃不到。

江西至少有两个芋头申请了农业部的地理标志,本人专程去考察过,在芋头生产基地,刚刚收获的地里满是小芋头(芋头仔),种植户说是挑出来不要的,为什么不要?有几种说法:一说太小不好去皮,一说品质差一些。这种芋头亩产大约3000斤,芋头爷、芋头和芋头仔大体各占三分之一,挑出来做商品芋的只有1000多斤。尽管这种芋头的市场价格很高,每亩产值也不过5000元,与其他作物相比算不错,从商业种植来讲还有必要提升种植的收益。

说到提升农产品的收益,常规思维就是进行深加工,这是理论上的粗暴。特色农产品鲜活销售价格是普通产品的几倍,加工成工业品,把自己混同为普通的农产品,是自贬身价,另外,特色农产品的产量大多比较小,难以支撑加工庞大的消耗,造成生产设备闲置,边际成本超高。早前,江西赣南脐橙个头太大和太小的都没有人要,这个比例大约占到10%,每年浪费数以亿计,国内著名的饮料企业在当地建了果汁厂,利用丢弃的果子榨汁,听起来很美好,但是丢弃的果子过于零散,即便不要钱,收集的成本高于商品果的价格,显然是不合算的,因此延伸加工投资需要谨慎。

其实,我们完全可以从种植环节寻找突破口。首先从降低种植成本入手,芋头要整个一个种下去,一亩地需要200-300斤芋头种,特色品种的芋头价格比较贵,往往一亩地芋头种投入市场价值超过1000元,是否可以通过组培方式育苗?那样,每亩地的种子成本就可以节省上千元。另外,芋头不能重茬,同一块地种了芋头,明年就不能种,这也增加了用地成本,不能在一个地方精耕细作,持续改良提升土壤地力。这种情况一般认为是病毒的问题,因为种植留下的病毒会造成作物大幅减产甚至是绝收,重茬问题有的作物已经通过科研得到了解决。以上两个问题一般种植户不具有解决能力,可以和科研机构合作。

第二个思路就是向废弃部分要收益。芋头上面有很长的茎杆,很多地方都是丢弃,江西的芋头下面的芋头爷和芋头仔也丢弃,非常的可惜。芋头茎杆可以做菜,在海南芋头茎杆是很火爆的菜,他们将新鲜的茎杆撕去皮,做出来的菜酸酸的,特别受欢迎,在海口郊外的一家餐馆,三、四个人撕皮,都忙不过来,据说新鲜的芋头茎杆卖的钱多于芋头本身。穷困年代,江西人将芋头茎杆切成小段晒干做菜,现在大城市人也喜欢吃干芋头茎。干芋头茎的加工非常简单,切段、晾干即可,无任何添加,极为天然,本地有食用的传统,北京、上海等大都市已经形成消费市场,干芋头茎逐步在形成大量的需求。

我们再来看芋头爷和芋头仔如何开发利用?首先看芋头仔,我自小特别喜欢吃小的芋头仔,我认为这才是芋头中的精品。如果是不好去皮,很好解决,小芋头仔最好是煮或蒸熟吃,这就没有了去皮的问题,轻轻一挤就行。全国很多餐馆将花生、红薯、芋头、山药等拼盘,几乎是替代主食的必点菜。没有不好吃的东西,只有没有做好的菜,台湾人善于把不好吃的东西加工成很好的菜,带动产品的销售,小时候在火里煨芋头爷来吃,味道也还可以。芋头爷可以考虑做成好菜,不过现在有了更加赚钱的用途,就是将芋头爷反季节种在保温棚里,发出来的芽江西市场一斤批发到15元左右,还供不应求,这种做法在广西、浙江等地常见,江西也有人种植,二三毛钱的东西变成20块以上,价值翻了几十倍,比贩毒的利润还要高出许多。

综上,芋头经过简单的综合利用,延伸种植,收益至少可以提升3倍。都说农业不赚钱,只是思路不行,视野不够,见识不广而已。

 

作者:王瑜

2017年11月作于江西



事西畴 王瑜农事集


谈做农业心得及思考。农业无标准范式可遵循,唯有用心:用良心做出品质,虚心听取抱怨,细心解决问题……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