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组

文化 “礼失而求诸野”(下)

大理人 2021-02-22 14:01:10

“村级孔庙”祭孔大典


在大理州的古镇古宅里徜徉,你会发现每一户人家的二楼正堂都摆放着三个神龛,当中一个大一些,供奉着儒释道三教的教主:孔子、老子和释迦牟尼,两边的神龛略小,分别供奉着白族的本主神位和本家的祖先牌位。白族人每天早晨打开门窗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这些神龛敬香。在他们看来,敬香不是迷信,而是表达内心的虔敬——敬天敬地敬祖先,这难道不是做人的本分么?

中国人总爱把“敬”和“礼”相提并论,这是因为“敬”是“礼”的前提。然而,这些年一味“破旧”,把中国人自古以来的那种虔敬之情敬畏之心也差不多扫荡干净了。现在的人们不光普遍缺乏道德的自我约束,而且普遍缺乏敬畏之心,对祖先对长辈不够虔敬,自然也就对党纪国法缺乏敬畏了。当今社会上贪腐欺诈,坑蒙拐骗,诚信缺失,物欲横流,我们在感叹人心不古的同时,是否也该反思一下,我们这个礼仪之邦的大坝,或许恰恰就是从最初的一个小小“蚁穴”开始崩溃的,那就是人心中虔敬之情的缺失和敬畏之心的沦丧,“失礼”始自“失敬”——而我们在白族民居中所看到的,恰恰是久已失去的那份虔诚和敬畏。


我们到访大理时,恰值孔子诞辰2565年前夕,闻知诺邓村要举行盛大的祭孔典礼,我们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实地体验西南边陲少数民族祭孔的良机。

诺邓村并非州县所在地,为何建有孔庙?这在古代礼制中确实是一个罕见的特例。原来,诺邓从汉代就开始生产井盐,诺邓村一直是五井盐课提举司衙门的所在地,千百年来一直是商贾云集、马帮接踵的滇西繁华重镇,鉴于其重要性和特殊性,朝廷才特许诺邓村建起一座孔庙。诺邓孔庙的至圣宫里,塑造的是一尊“布衣孔子”像,这与其他地方孔庙塑造的帝王衣冠的孔子像完全不同。庙前的棂星门是滇西最大也最古老的木牌坊,两面分别题写“腾蛟”、“起凤”四个大字,礼门上方则高悬着“江汉秋阳”匾。这座形制独特的“村级孔庙”,不知算不算“华夏唯一”,但至少诺邓人是以此为荣的。这里的祭孔大典薪火相传,延续千载,除文革中一度中断之外,其余年份一直是当地的一项盛事。

沿着山径拾级而上,只见参加祭孔的队伍早已在山下聚集,棂星门外,数十名小学生穿着鲜艳的民族服装,头上还带着特制的儒冠,静静地排队等候。成年人组成的仪仗队列也已整装待发,一个壮汉手捧着至圣先师孔子的画像,后面依次是复圣颜渊、宗圣曾子、述圣子思、亚圣孟子的画像,前面则是一队身着唐装的士绅代表,其中包括五位主祭者,一人着暗红团花唐装,是为主献生,其余四位则为黑色团花唐装,是为陪献生。时辰一到,鼓乐齐鸣,乐手一律是蓝色长衫,都是本村农民担任,丝竹弦管,一应俱全,一个个神情肃穆,一丝不苟。整个祭孔典礼,悉从古制,分迎神、初献、亚献、终献、撤馔、送神、礼毕等诸多环节。所有参与者各执其事,礼乐生、主献生、陪献生、太史生、太祝生分别由村子里有名望的村民和德高望重的长辈担任。尽管当日的观礼者旅游者很多,人声噪杂,但仪式有条不紊,恭敬如仪。献祭前,少年载歌载舞;献祭时,全场肃然无声。置身其间,连我们这些来自远方的观礼者也自觉地收敛声音,肃立仰望。乐队则依照祭礼的仪轨,先后奏响了“咸和之曲”、“安和之曲”、“宁和之曲”、“景和之曲”。主祭者依次向孔夫子和大弟子们“上香”、“献帛”、“献爵”、“跪拜”、“叩首”……最重要的环节是诵读祝文,一张黄色纸上打好格子,以朱墨小楷工工整整地抄录着祭孔祝文,凡150余字,文辞典雅而简约,最后一段祈愿则结合现实,很有现实意义:“祀祈社会和谐,人民生活安康,后学子孙学业昌盛,前途畅通。”这大概是诺邓人最现实的心愿了。


祭典持续一个小时,全部献祭仪式完成之后,在鼓乐声中,所有执事人员依次列队行跪拜大礼,然后是守候在两旁的村民依照顺序前来朝拜,然后是观礼者和旅游者自愿上前朝拜……

我看到很多村民都是携家带眷而来,他们在庙外守候了大半晌,此刻总算轮到他们上前来给孔子行个大礼。我问一位村民是不是每年都来参加祭孔,他说是的,全家人给孔夫子磕个头,请他保佑我家孩子学习好,将来考上大学。

他说出的大概也是很多前来祭孔的村民的心声吧。诺邓村自古学风浓郁,据史料记载,云龙县历史上一共出过三个进士,诺邓就占其二,举人、贡生、秀才更是不胜枚举。乡民以读书为尚,与村里拥有一座文庙,显然有着直接关系。

“中国有礼仪”


一千五百年前,盛极一时的大唐王朝曾经与西南边疆的南诏国(今大理州即为其都城)进行过一场实力悬殊的战争,史称“天宝之战”。战争的结局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由大将军李宓率领的20万唐军竟全军覆没,片甲不归,南诏国完胜。然而,就在南诏国王阁罗凤打了大胜仗之后,他却陷入深深的痛苦和纠结之中,他不希望这次战争彻底阻断南诏国与大唐的世代友好关系,思来想去,他刻了一通石碑(史称德化碑)详细记录了战争的缘起、交战经过和结局,同时也铭刻下他应战的无奈与“册汉帝而继好”的遗愿。四十年后,他的孙子异牟寻当政,期望重新接续与大唐的关系,但又心存疑虑,犹豫不定。这时,他的谋臣郑回对他讲了一番道理,终于打动了他的心,郑说:“中国有礼仪,以惠养为务,无所求。今弃土归唐,无远戍之劳,重税之困,利莫大焉。”(见《旧唐书•南诏传》)正是这番话,促使异牟寻下定决心,重归大唐的怀抱。

值得深思的是,郑回是把“中国有礼仪”列为劝说异牟寻弃土归唐的头条理由,而对“礼仪之邦”的向往,则成为南诏国首领最终“归唐”的主要动因。

岁月流逝,弹指千年。大理这片美丽的山川不仅景色依然,而且对传统礼仪的珍视和坚守同样千年不变。白族人深知先祖为了重归“礼仪之邦”曾经付出怎样的艰辛,也深知礼仪作为一种文明的标志,对凝聚一个民族的人心,具有何等重要的意义。为此,他们做出了许多令对手感佩、令后人叹服的举措——

他们先是把当年战死异乡的20万大唐军人的遗体,依照礼数安葬在苍山洱海之间,树碑铭记——“天宝大唐将士冢”至今犹存,并受人礼敬;

他们继而把因战败而投洱海自尽的唐军大将李宓,引为本民族的“本主”,建祠以祀。因为他们认定:李将军是一个大忠臣,肩负王命而来,三个儿子战死沙场,兵败而不降,投海而全节操。这样精忠报国的将军,难道不值得敬如神灵吗?至今,大理的将军洞依旧供奉着李宓的塑像,千载香火未曾中断——世界上有哪个民族能像白族这样把敌方败将当做自己的本主神灵来供奉呢?这与其说是一个民族的胸怀宽广,毋宁说是这个民族依照“礼教”的价值判断而做出的一个文化选择。

他们把代表中华文化核心价值的儒释道三教,一并供奉在自己的“三教宫”里。并非他们不知道这三家有区别也有分野,但是他们更珍视三教中的文化精华。正如“三教宫”悬挂的一副对联所言:“是中是空是清,想当年阐扬经典,无尽真诠归太极;曰儒曰释曰道,仰今日德化名乡,有威上圣本同尊。”在当地人眼中,只要能够“阐扬经典”,“德化名乡”,就是他们的“上圣”,就要“同尊”。


他们还把中华文化的诸多经典,刻版成书,广为传播。白族没有文字,只有语言。他们就用汉字配上本民族的语音,教化自己的后代。我们在诺邓村参观了由农民黄霞昌自办的家庭博物馆,里边展览着他家祖上刻制的诸多经典木板,多年的墨渍浸染,每块版刻都已油黑发亮。无数文化信息就是这样一代代传播到僻野山乡,使这里的山民知书达理,民风淳朴世风清正古风盎然。有游客问黄霞昌,你这里的东西卖不卖?这位66岁老农的回答耐人寻味:“我不卖,一件都不卖。我很缺钱,我想整修一下这个旧房子都没有钱,但是我不能卖老祖宗的东西,我要守住它们,留给后代儿孙。我的后代儿孙将来会有钱,他们可以修房子,但是如果我把这些东西卖掉了,他们有钱也买不回来这些宝贝了……”

真理往往存在于朴素的语言中。我从这位农民身上悟到的是一种精神一种价值导向一种对文化品格的坚守。我相信,在这片土地上历次运动中也曾有过动荡有过冲击,但是无论外界如何云翻浪卷,这里的百姓却以择善固执的坚守,维护着从先祖那里世世代代流传下来的文化基因和行为准则,那是他们珍视如眼睛如生命的东西。正是他们的坚守,使得这个地处西南边陲的少数民族聚集区,反倒成为一个宝贵的、活生生的中华传统文化的基因库。当现代都市人时常困惑于已经“看不见中华文化”的当儿,那就来大理吧,在这里,你会感受到如世外桃源一般的祥和平静和悠然;在这里,你会收获一些意想不到的发现的乐趣,远比单纯的观看美景享受美食,更有美感,也更为深刻。


文化创造财富,创意提升品质。 

——云南睿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大理人】往期文章推荐阅读(点击蓝字可直接跳转到文章)

大理交通媒体“大篷车”车载视频节目上线啦~

精准扶贫的典范

在大理体验一种不出格的离经叛道

大片儿《锻造》杀青啦~

偶遇喜洲:桃园但并非世外

Copyright © 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