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组

那些年的雨10篇

悅以聞書 2021-09-13 16:39:15


那些年的雨

吴雨桐

雨,来了。不快不慢,不密不疏。原本就满是坑洼的小路,现在就更是泥泞了。

初夏,正是“黄梅时节家家雨”的时候,四周隐约多了些挥之不去的愁闷。梅雨总叫人心烦,就算携着雨伞,躲过一阵雨,也躲不过那无处不在的潮气。苍老颓靡的墙壁上出现了一小块一小块的斑点,灰暗的,从墙角扩散。拿起书本,软塌塌的,纸张怏怏的有气无力。

 

照理说,这样的天气,连思想都是潮闷闷的,却又怎能静下心来埋头苦读?

一本蓝色封皮的小书映入眼帘,这是一个亲戚送的诗集,一直被随意的摊在桌上,如今再见,已是穿上了一层薄薄的灰衣。却也还真是缘分,拨开书页,正是李商隐的《夜雨寄北》:”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心中诗意,便与李商隐笔下的夜雨交织,绵绵密密,纷纷扬扬,涨满秋池。每当雨落,我总爱静坐于窗前,听檐上雨滴落入玉盘,动人心弦;看窗外雨珠风中飞舞,晶莹剔透。恰似在某个遥远的日子,望漫天柳絮烟里飘扬。却不知在某个遥远的角落,是否有人同听,同看这一袭雨?

 

多少时候,光是听着窗外夜色中淅淅沥沥的雨声,便心生满足。要说美,却也不是那么美,屋外小路泥泞难走,庭院落花凌乱不堪,古人云:“桃花乱落如红雨”,珠子一般的雨打在花瓣上,落英缤纷,散落在地上,没有一点儿秩序。然“落时犹自舞,扫后更闻香”,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会感到往日的喧嚣全被这不住的雨水浇灭了,留下的,是一份静谧,一份安心。

 

瓦檐上挂着的雨珠,滴滴答答的滴落在天井里,天井里的苔藓便与时光一起疯长。

正所谓“江南水乡”,有的自然是水和船。那年,一家人坐上乌篷船,凭着船夫长长的桨,这一点儿,那一点儿,摩擦着水面,穿过一个个桥洞,如同月亮穿过夜空,轻轻柔柔。似棉絮的云,认认真真地把雨水一滴滴洒落,似乎能清晰地分辨出每一颗雨珠。雨踏着自己的节奏落下,不像雪花飘飘悠悠,亦不似冰雹来势汹汹,让人觉得扎扎实实、稳稳当当。

 

竹做的船篷外是一片水的世界。静听雨珠溅落在船篷上,演奏着属于它们的交响曲,卧听船底的潺潺水声,闭目凝思也别有趣味,加上船夫高昂的呼声,却不是一种如梦的诗境?

 

这些年,雨,还在下。从容淡定,处变不惊。只是再没有泥泞的小路,灰色的瓦片,而是宽敞的水泥路,和耸立的高楼了。



那些年的雨

李高洋

窗外下起了雨,似乎触动了许多早已封存的记忆。思绪纷飞,随着窗外的雨一起舞动、回旋。

 

儿时的夏季是热情奔放的,谁说不是呢?特别是缝了雨天,我更是按耐不住的出去耍雨。我跑在铺满鹅卵石的小路上,追天上那朵下雨的云,看爽利的雨撒在粉墙黛瓦的农舍上,好不痛快!谁家的丝瓜开了花,黄黄的,攀延在高高低低的围墙上,对着天,吹着金黄而嘹亮的歌。雨越下越大,“哗哗”,“哗哗”,暴风雨就要来了。我忽然意识到奶奶不在家,临走时让我记得收衣服。于是拔腿往家跑,远远的却望见晾干上空荡荡的,衣服自己跑回了家。

 

堂屋里,奶奶捧着衣服笑着对我说:“以后别忘了,衣服是小事,大不了重新洗。如果以后有什么大事,你个男子汉也忘了,那可怎办呢?”我内疚了起来,但看着哗哗的雨和手中的丝瓜花,我的心又“野”了出去。

 

城里的雨是任性的,也是绚丽多彩的。你看,它扯天扯地的下着,立交桥口、十字路口都被它扯成了拥堵的一团。交警们身穿红白相间的荧光服,手握红色指挥棒,与那一闪一烁的红灯绿灯相呼应;蓝的,黄的,紫的,各色的伞挤在一起,在人行道上画上一条绚丽的彩带。有人超车了,有人抢道了,喇叭声、呼喊声一时齐发,雨便更加快乐了,邀来惊雷助阵,演奏一曲城市交响曲。

 

青春期的我爱上了小镇上绵绵的细雨。雨伴随着微风,打在绣球花的枝头上,打在茉莉花的叶片上。珠子一样的雨水从屋檐上一颗颗滚落,滚入了路边的草丛,滚入了禹迹桥的细缝,也滚入到了那一条清澈的小河去了。虽然听不到其中的声音,心中却有着很大的回响。我和老爸常在这旁边的茶馆品茶,听诗书,享受着这诗情画意的景象。可惜的是,前两年这茶馆就牵走了。

 

那些年的雨,是酣畅的,任性的,更是诗情画意的。谢谢你,雨,在我人生的路上伴着我,慢慢长大。




那些年的雨

吴佳一

那些年的雨总是料料峭峭的。

 

春天来了,生机勃勃的田野迎来了第一场雨。“天街小雨润如酥”细雨滴在土壤中,细雨洒在油菜花上,细雨飘在伏在上面的蚜虫,轻轻的,细细的,丝,丝;丝,丝……用鼻子细细的嗅嗅,闻到了清香又带有些苦的油菜花味儿伴着泥土味儿。

 

夏至转眼间到了。荷塘中的荷花竞相绽放,真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啊!夏雨是干干脆脆的,来的快,去的也快。一点也不拖泥带水。倾盆大雨降在荷叶上,清凉清凉的。在炎炎酷暑,为人们带来丝丝凉爽。鼻子能呼吸到的莫非是莲的淡淡的水雾味与水流动的味道。

 

秋天的我总喜欢与朋友漫步在田埂上,不同于“秋雨秋风愁煞人”。纵使细雨湿润了我们,也毫不关心。雨点儿落在稻子上,便染上了稻香,清清的,悠悠的,好闻极了。我们一股劲儿地在雨中漫步,慢慢地跑了起来,大口大口地呼吸着雨的味道。足印走过麦场,便闻到了麦香。

 

春天的风沙,夏天的溽闷,秋天的干燥,都使人们企盼着下雨,企盼着闻见春天的油菜花香,夏天的莲香,和秋天的麦香。一场而还能使空气清新许多,街道明亮。对雨的渴望,人人都有吧!

 

步入城市的我不再那么喜欢下雨了。细雨拂过屋檐上,拂过梧桐树上,拂过木芙蓉上,拂过芭蕉叶上,留下的只有露水。已没有了原来植物的香味,有的单单只是水流动的味道。童年的味道已再也闻不到了。

 

时光呀你在流逝,究竟带走了多少?又送了多少呢?从前春天的油菜花香,夏天的荷香和秋天的麦香,已不再有了。而有的就只是水的流动。若要再闻闻童年回忆中的味道,大概只能去记忆里闻了吧!



那些年的雨

周希桐

雨儿,掉在地上,溅起一阵水花,涟漪一圈圈地荡开……

 

我最喜欢下雨的家乡。在广阔的田野边,总能遇见缓缓降临的绵绵细雨。雨下久了,地面上就激起了大小不一的水坑,也自然形成了无数面落在地面上的镜子。成片的镜子也印出了成片的世界。蔚蓝的天空,棉花似的云朵,细针般的雨滴飘在坑坑洼洼的大地,几片树叶还调皮地飞下,静静地浮在平静的水面。叫上几个伙伴儿,一起欢笑着跑到泥里,你一脚我一脚地将那些镜子踩碎。地里的庄稼也笑了,迎着微风,被我们刚激起的水花滋润,左摇右摆地一起玩耍。我们,就这样惊醒泥土,惊醒田野。雨打湿了我们的裤脚,更湿了我们的心。

 

乘着雨,到烟柳满城的古镇上走走,看一看烟雨朦胧的江南吧。踩在湿哒哒的青石板上,坐在流转评弹的茶楼里,卧在乌篷中,漫步小巷里,写一笺心语,留一段记忆。静静地,悄悄地。流连,沉思,憧憬。檐下滴滴雨水,浓缩着小小的世界,渗进土里,缓缓蔓延。朦胧的古镇,在烟雨中婆娑着,含蓄多情。静静感受曾经往事,也会默默念起故乡。满城润雨,满心思念。

 

终于到了该上学的年龄,我和父母一起来到了都市里。城中的雨,更多的是繁忙。大雨倾泻,那宽阔的街道上挤满红色的车灯。路上的行人,打造了一个“伞”的花园。偶尔有几个用公文包盖过头顶的,个个面目慌张,飞奔而过,想必回到家时已成了“落汤鸡”罢!整座城市,充斥着繁忙,充斥着紧张。我不喜欢这样的雨,我想念曾经的故乡的雨。

 

静默的天空,飘来一阵雨。经年流转,物是人非。梦中,我又回到了那些年雨里,回到了儿时的故乡。



那些年的雨

陈彦廷

我坐在阳台上,听着窗外雨滴的窃窃私语,不禁想起了过去那几场令我难忘的雨。

 

那是前年的事了。我和爸妈去三亚的槟榔谷游玩,那天本是丽日晴空,忽然间风大起,吹来如铅的黑云,瞬间骤雨如注。慌乱间,爸爸从包里拿出了两件雨披,塞给我和妈妈,便转身向卖雨具的小摊奔去。雨越下越大。海水不断地拍打在岸边的礁石上,溅起数丈高的浪花。只有那高大粗壮的椰子树经得起雨水的洗刷,依旧坚挺在路边,宛如爸爸那结实的身躯。暴雨里,爸爸的身影如燕,飞快的在雨中奔跑着,雨水打落在他的天蓝色的沙滩衣上,四处飞溅。过了一会儿,雨停了。被淋透的爸爸笑呵呵的拿着雨伞向我们走来,还俏皮的说:刚才终于体验到了高尔基的海燕的伟大。我和妈妈赶紧迎上去,帮爸爸擦干脸上的雨水。我们站在沙滩上,放眼望去,海面上是蔚蓝的天,三只海燕在低空中愉快的盘旋着,就如我们幸福的一家。

 

最难忘的是那年冬天的雨。那天,我的作业落在了姥爷家,只好给姥爷打电话让他送过来。第二天早晨天还没亮,我早早地起床在门口等姥爷。忽然,天空下起了滂沱大雨,刺骨的寒风迎面袭来,路灯发出微弱的光,显得十分孤独。我望着这大雨,心想:雨下得这么大,姥爷不会不来了吧,要是他不来,我上学可怎么办啊!就在这时,一个蹒跚的身影渐走渐近,是姥爷!他撑着伞向我慢慢走来。姥爷已经七十岁了,身体瘦弱。凄风冷雨中,他每一步都很费劲。我见此状,飞快地跑到姥爷身边,扶着姥爷向家走去。进屋后,姥爷搓搓冻得僵硬的手,把作业递给我说:“小倌,以后可别再丢三落四的了,没作业可怎么上学?”我看着姥爷慈祥的面孔,感动的点了点头。

 

那些年的雨令我感受到了亲人的温暖,那些年的雨令我难忘至今!




那些年的雨

庄子涵

窗外的紫藤花,在淅淅沥沥的雨中低垂着枝叶。记得那些年,与它一同盛开的晴天,早在咿咿呀呀的秋千声中,落了幕。

 

杨柳,刚从精瘦的枝条上萌了新芽。紫藤花下,父母携着刚刚开始牙牙学语姗姗学步的我看雨。妈妈盈盈笑着,细雨柔柔的飘着,落在了母亲的眼眉、父亲的发梢、我的肩头。我迈着东倒西歪的步伐,踩在沾染过紫藤花香的雨水上,脚上的童鞋吱吱的响着,在微甜的空气里,一步一步朝父母温暖的怀抱走去。

 

在幼儿园的紫藤花架下玩耍最为有趣。晴空下,紫藤花被艳阳晕成了明艳的瀑布。我和小伙伴们蹲在花架下丢石子。石子在空中华丽的翻转,落入对面的池塘里,跳了几跳,就在晶莹的水珠的拥护下没入池底。天公似乎也想助兴,邀来黑漆的乌云,银色的闪电和轰隆隆的雷婆。下雨了,我们逃到洞中避雨。瓢泼的雨倾泻下来,沿着洞口,形成了一道水帘。我们侯在石凳上,看白雾茫茫的水的世界,真是欢悦极了。

 

秋天,紫藤谢了。叶子被秋雨打下枝丫,满地落伤。我撑着一把小花伞,独自漫步在校园里,感受雨的凄凉。谁说少年不识愁滋味?我分明感受到了“寒蝉凄切”的忧伤。轻柔的雨胡乱的飘着,枯黄的落叶匍匐在泥沼里。即便雨后的晴空显出七彩的长虹,但逝去的已然逝去,生命的短暂痛惜着我这颗少年的心!

 

雨,下在成长的岁月里。而今雨中的紫藤花,依旧香气绵绵,晕染了整片黄昏。



 

那些年的雨

窗外,一片青绿,朴素而清新。看着它们,我想到了雨,几许温馨又溢入心房.......

 

 清晨,下起了几丝细雨。我在乡间漫步。雨珠儿落在脸上,凉凉的,舒服极了。雨后,空气变得清新了,散发着新鲜的泥土的芳香;碧蓝的天没有一丝云彩,宛如一块刚被擦洗过的明镜,没有一点污垢,纯净清澈.....

 

“知了——知了——”我听见大树的方向传来了几声嘹亮的叫声,便兴奋地飞奔过去。用力拍了拍大树“知了!——知了!——”大树“叫”得更加大声了,我咧开嘴笑了。连忙把奶奶从屋里拉了出来:“奶奶,奶奶这个大树会叫……”奶奶听了我的话哈哈的笑了起来,说:“傻孩子,不是树在叫,是知了在叫。”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奶奶把我抱在怀里,跟我讲那些乡间趣事......

 

正午,语文老师讲解着关于“雨”的诗句。“雨打梨花深闭门,忘了青春,误了青春。”“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门外,大雨倾盆,“哗啦啦——哗啦啦——”雨珠儿一颗颗地跳入泥土中,好似一位位淘气机灵的小娃娃。我听着雨声,两眼微眯,这种感觉,舒坦,真舒坦!

 

下雨了,我一个人孤独地走在回家的路上,雨顺着发丝滴下,脸上湿漉漉的。爸妈出差了,没有人给我送伞。忽然一把雨伞遮住了雨天,回头一看,竟然是那个正跟我闹着别扭的同学。我羞赧的准备逃跑,她却一把拽住我,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紧紧的贴着我,躲避着伞外的薄雨。雨滴敲在雨伞上发出的声音,在我耳中变得悦耳无比.....

 

是雨,给我的童年带来了许多美好与快乐。也是雨,使我的童年变得多姿多彩。谢谢你,那些年的雨!




那些年的雨

钱煜婷

雨一直下着,从早到晚。

 

幼时,生活在桃源小镇的我身边最好的玩伴便是太爷爷了。那年春天,正与太爷爷在庭院中“谈天说地”之时,点点雨花便从空中悠悠扬扬的洒落。雨点极小,却又极密。从庭院向外望去,远处的田野朦朦胧胧的。微眯眼睛,便只觉得是空中映来的一片新绿。太爷爷也是爱雨之人,见雨势不大,便牵着我的手走进这千根线万根丝编织成的锦绣世界。轻细的雨花,像飘忽的雾,白茫茫的,亲吻着人的脸,微微觉得痒,又轻轻濡湿着衣裳。伸出舌头尝了尝雨,竟又品出几分雨的甘甜味儿来。静下心来,侧耳倾听,雨,又好像是千万支魔指;好像是千万根琴弦,弹出了千变万化的声音,真叫人喜悦。

 

那年的雨,似蜜似酒,滋润着我的心灵。

 

小学,太爷爷去世了。那年祭日,我跟着父母一同去到太爷爷的墓前。冷冰冰的与夹杂着萧瑟的风淅淅沥沥的落下。雨击打在僵硬的墓碑上,迸发出的声音是那么的低沉,喑哑。雨珠落在眼眶里,瞬间便化作一行行清泪,顺着脸颊,缓缓流下。雨下得是那么仓促,仿佛太爷爷也是这冷酷的雨在不知不觉间带走的。想曾经,太爷爷在烈日炎炎下陪我打球;在月夜星空下给我讲故事;在绵绵细雨中与我游戏。太爷爷对我百依百顺。而这一切的一切,也都随着雨滴的落下凝结成了一份值得珍惜的回忆。

 

那年的雨,冰冷,无情。

 

雨仍叮叮当当地下着。追忆那些年的雨,追忆着太爷爷的好,我的心里充满了无限的温暖与惆怅。




那些年的雨

吴正阳

惊蛰一过,春寒加剧,先是料料峭峭,继而润泽温热。

 

俗话说春雨贵如油,要想吃最新鲜的野菜,还得自己动手。儿时的我跟在爷爷身后,雨时在田间漫步,别有一番江南味儿。

 

我戴着一顶笠帽,轻细的雨花,像飘忽的雾,白茫茫的,似乎在笠帽上蒙上了一层白纱。豆大而急骤的雨打在脸上痒痒的,静静的,又轻轻濡湿着衣裳。

 

依河的杨柳才刚抽出鹅黄嫩绿的新芽,绵绵雨丝飘洒在枝叶上凝为水珠,在阳光下闪着透亮的光。春雨中的野菜似乎也特别精神,一丛丛湿漉漉的,愈发的蓬勃向上。

 

刚摘下的野菜只需要用开水煮泡,便可散出淡淡的幽香,一尝,还泛着春雨淡淡的甜味儿,淡淡的江南味儿。

 

稍大些上学了,回农村的机会越来越少,在镇上,似乎少了些儿时那份雨中漫步的闲情。

 

“呀,怎么还没来?”我在校门焦急地等着,下午还是晴朗的天空一到傍晚忽然下起了雨。反正离家近要不跑回去吧?可下着雨呢,又没雨伞,到时衣服肯等湿了,我的内心纠结着,可见好多同学都冒雨冲锋,我也冲了出去。

 

踏上青石巷,听着石板的咯吱声,青苔布满墙根与石阶。凸起的屋檐,垂下的瓦当,让丝丝春雨汇聚成成一股清流从眼前飘落。时不时有几颗水珠调皮地从屋檐落到青石板上“嘀嗒,嘀嗒”;落入湖面,溅起涟漪;落在头顶……自石巷跑过,不留一丝的痕迹,只带走一场梦似的雨。

 

雨承载了我太多的回忆。踏出田间,踏出乡村,踏出石巷,踏出回忆,雨还在下,在不停的下,只是少了在雨中寻乐的人罢了。



感谢关注“悦以闻书”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