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组

虫事怪谈-鬼豺江宁王

蟋蟀也疯狂 2021-09-06 07:01:23

点击上方文字

关注我们

       秋兴将至与一班朋友喝茶闲聊。谈起一怪虫。这段想来颇有些蹊跷所以今天发到网上跟大家 共享,全当博大家一乐吧。 时是88或89年,具体时间记不清了,只记得那天天气特别的炎热,忙活了一个下午,所获寥寥。正准备撤退,朋友阿煊一时内急,就在一处小山坡下的坟地里方便,无意中看见一荒坟前有 断为两截的墓碑。躺在土中的一段上书“江宁王”另一段立在坟前合在一起应该是“江宁.王某 某之墓尔尔。一时兴起,使蛮力掀起断碑,结果只发现一条小虫,5厘出头。浑身没什么好,头 不大项不方腿脚更是平淡无奇。“操!还江宁王呢,早知道就省了这把力气了。”阿煊很不忿。想想 也不能白费力气。顺手就捞起带回家。几天后怪事来了。此虫平时似乎不行不动。但是放在盆里 的小号水盂(比饭板大不了多少)老是被它掀翻。饭也一口不动。。几天 来竟然粒米未进,滴水不沾。朋友心想反正也不是什么好虫,你要绝食就随意吧,就搁在墙角没 做理会。 过了7,8天,蛐蛐越逮越多盆不够用的时候才想起它,这个绝食的家伙一周没喂,此刻应该已经驾鹤归西了。谁知道更怪的事发生了。打开盆盖,此刻盆内的景象是水盂依然是翻在盆底,早 已没了一丝水气。饭粒干的象石子。这个可怜的家伙须也卷了,身子变的象一片风干的烂树叶, 显然已经成功的绝食身亡了。 刚想把它的尸体倒掉。突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等等!阿煊仔细看了一下,是虫须在动! “我操!它!它竟然没死!!”阿煊象见了鬼一样的大叫。 只见虫“尸”的须摇动了起来。原来枯卷的须慢慢伸直又!恢复了正常。 “这是什么怪胎7,8天没水没食竟然还没死!”阿煊诧异的嘟囔。 这个蛐蛐刚逮来的时候是青灰色的,现在变成了死枯黄色,尤其是两翅末端都皱在一起,象一团 烂树叶。肉色苍黄。头、项、翅都成枯黄色,毫无光泽,甚至可以说是全无生气。 这件事很快传了出去,每天都有不少人来看这饿不死渴不死的象尸体一样的奇虫。其中不乏 老法师,有说是虫王的,有说废物的。最后摇摇头,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一天早上,阿煊正在家里睡懒觉,突然有人敲门。 “ 谁啊?!一大早就来敲门,还TMD让不让人活啦!”阿煊骂骂咧咧的把门打开。 门外站着个人,一个中年男人。 个子不高,精瘦精瘦的,平头(现在似乎也很流行)身上的衣服很朴素但给人一种清清爽爽 干干净净的感觉。从骨子里透着精干。 阿煊此刻大脑飞速的转了几圈,得出了一个简单的答案:不认识。 “你好,我是陈强。。。。。。”在阿煊发愣的时候,中年人道明了来意。原来他是城南蛐 蛐界泰斗级人物陈炳生陈老的孙子。此次登门拜访的原因是陈老想看看这条象虫尸一样的怪虫。 提起陈老,在蛐蛐界的名气可大了去了。陈老时年81岁,出生在蛐蛐世家。祖辈曾经给乾隆 皇帝伺候过蛐蛐。早在年轻的时候就凭手中的一条“紫麻头蜈蚣钳”只身在上海滩连挑数个堂 口,从而一举成名。几十年来所带的徒弟也都是蛐蛐界里赫赫有名的人物。 阿煊闻言赶忙把陈强往屋里请:“ 快请进,快请进。哎呀,你看我这屋子乱的” 陈强看了看阿煊说:“不必了,本来老爷子要自己来的,怎奈年岁大了腿脚有些不便还烦请您 带上那条虫辛苦一趟。”陈强交代了地址让阿煊10点钟过来,自己则先返回了。 阿煊捧着“江宁王”,按地址来到了一处带花园的小院,小院门开着的。阿煊敲了敲门,院 内似乎没人,便径直走了进去。地面青砖铺路,院内种着棵老柿子树,树不高但枝叶茂盛竟遮盖 了半个院子。树下是个石头桌子,边上四墩石凳,靠墙的地上摆着两排花盆种了些叫不出名字的 花花草草。院子里是两层楼的小洋楼,一看便知是民国时期的建筑。在闹市居然有这样的住所可 谓是世外桃源一般,透着清幽透着古朴。阿煊感觉这院里比院外凉爽许多,要是能在这里住上一 辈子,没事在树下喝喝茶,看看虫,嘿!这小**子别提多美了!阿煊正想美事的时候, 陈强迎 了出来:“快跟我来吧,老爷子都等急了”。 阿煊跟着陈强进了洋楼,来到了客厅。 “您先在这做一会,我上楼把老爷子请下来”。说完陈强上楼去了。 阿煊在客厅正中的八仙桌旁坐了下来,把江宁王放在桌上,开始前后左右的打量起这个房间。 门的左边是一整面墙的博古架,上面陈列着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阿煊就算不懂也看的出来不是 普通的玩意。正对大门的墙上挂着幅中堂。这幅画上是一个大胖子,头戴紫巾冠,面象凶恶,奇 丑无比。身着猩红色的长袍,脚下踩着一团东西,凑近一看,阿煊心头一凛。“妈呀”原来是一 只恶鬼。好一幅钟馗捉鬼图!可是这个钟馗似乎该减肥了,要是活人的话,得有个一百八九十斤 重。“呵呵,这老头可真够怪的,把恶鬼挂在墙上也不嫌渗的慌。”这时楼梯上传来“咚咚咚” 的脚步声。“哈哈,年轻人,蛐蛐带来了?” 阿煊寻声望去,楼梯上走下两个人一个是陈强。另一个说话的老人无疑就是陈老。这老头五 短身材,倒八字眉,水泡眼,蒜头鼻,大嘴岔。一米六几的身高,3尺多的腰围,整个是八败 啊。这形象跟自己心幕中的虫坛魁首就套不上号啊。 “陈老,晚辈久仰您的大名,今**一见真是三生有幸啊”阿煊话音未落,陈老已经在阿煊的对面 坐了下来。看了看桌上的罐子,又抬头看了看阿煊。阿煊急忙应到:“就是此虫,您请掌眼!” 陈老慢慢的戴上老花镜,把盆拿到自己面前,打开盆盖。动作很缓慢,此刻阿煊觉得心都快跳 出来了,仿佛已经听到“虫王”这两个字。陈老却没有说话,但是手在微微的颤抖,就这样整整十 分钟,谁都没有说话,安静的只有呼吸的声音.阿煊实在憋不住了,:“陈老您看……”老爷子微微 皱了皱眉,扭头对站在一旁的陈强说:“强子,到书房把那只青麻拿来.”陈强应了一声,转身上楼 去了。 老爷子看了看做在一边发愣的阿煊,“小伙子,你这虫是在哪里得来的啊?平时怎么养的? 斗过没?” “嘿”这老头刚才一言不发,这一开口就象连珠炮似的。阿煊心里一阵嘀咕。 在老爷子的追问下,阿煊就把这个虫的由来,怎么绝食的情况一一叙诉了一便,当老爷子听 到不吃不喝时,“恩”了一声,当听到此虫怎么都不开牙时又皱了皱眉。 正说话的工夫,陈强由楼上下来,把一只北盆连同一桶芡草放在了桌上。“小伙子,你看看 这条虫如何?”阿煊闻言打开盆盖,脑袋“嗡”的一声,盆里趴着一条大虫,好家伙,足足 有8厘上下,头可以用“爆”来形容,六面出角,黑头,青脑盖,银白斗丝细直贯顶,斗丝旁铺 有细丝麻路,犹如柏叶,紫绒项撒青靛,斑斑驳驳。整青翅如绉纱,点点蓝光,干白肉,六腿粗 长。老爷子轻轻一草,一副超号圆柱形大白牙。“嘟,嘟,嘟”叫声犹如空谷传声,刚劲有力 咝~阿煊倒吸一口冷气“柏叶青麻头!” 老人用赞许的目光看了看阿煊:“年纪青青眼力不错啊,可是只说对了一半!”“这条是柏叶正 青麻头!正青配白牙是上品,再配上柏叶麻头!呵呵,此乃十年不见的超品啊!” 让阿煊纳闷的是老爷子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并没有得意的神情,甚至有一种悲伤的神情。 “哎,只配做试金石啊!对不住喽!” 试金石?谁给谁做试金石?该不会拿江宁王。。。。。。阿强刚想发作,老爷子已经从他手上接 过北盆“啵”的一声把青麻倒进了江宁王的罐子里!接下来的一幕让阿煊永生难忘!  阿煊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我~~!!#?¥#%%#¥……你个祖宗。”狗急能跳墙,感情 这人急了能量也不小。阿煊瞬间就把老爷子的18代祖宗在心里给骂了一遍。就这眨眼的工 夫一条黑影从盆中跃起两尺多高,“啪”的一声落在桌上。定睛一看正是那条青麻!双须落 地,硕大的脑袋耷拉着,包扎紧密的双翅此刻象是要展翅欲飞,六腿伸的笔直感觉象是没有 关节,把虫身高高的撑在桌子上。肚腹不停的抖动,不一会身子一歪,死了! 场面太震撼了!阿煊当场蒙了!这是怎么回事,刚才明明看见老爷子把青麻倒入盆中,这, 这,这,眨眼的工夫它怎么就死在了桌上?!这也太快了吧!这不对啊,没看见交口啊?! 阿煊满脑袋问号,满脸疑惑,满嘴吃惊的盯着胖老头,希望从他身上找到答案。老爷子 面色阴沉,脸上表情不知是喜还是悲。 “天啊!”怎么都不说话?!想急死我啊!老爷子你说,快说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是 啊?明明没看见交口啊?!“阿煊都快疯了! 老爷子看看阿煊,摇了摇头:“年轻人,你这虫可不一般啊,三十六天罡, 七十二地煞, 凡是蛐蛐,就算紫黄,天蓝青品级再高也番不出这一百单八之数。可是这条虫”老人顿了一 顿继续说:“这条虫不在此列。此虫名叫“鬼 狼 豺”,听老辈人讲天有灾星,地有鬼豺!非 吉祥之物啊” “是不是几十年难见的虫王啊?我说呢,怎么蛐蛐谱上也找不到呢” 老人看了看阿煊,微微一笑,:“年轻人别打岔让我把话说完,这鬼狼豺远不止几十年不见的 虫王这么简单!所谓鬼狼豺实在是虫中之鬼啊,只出在荒坟废墓这种阴气极重的地方,而且 是百年难遇。只要是世间的虫,就没有能交上一口的,搭须即亡!” “哈哈哈哈,苍天啊,大地啊,观音啊,佛祖啊。。。。。我简直爱死你们啦!我阿煊也有今天 啊!”阿煊听老爷子讲完有看了看桌上青麻的尸体,心中一阵狂喜。 “年轻人你既然和此虫有缘,我就把饲养的要点告诉你吧”,“你回去后莫再往盆中加食,加 水。” “你是说它不食人间烟火?!”阿煊忍不住问 “也可以这么说吧,但是每晚必须得把它放在屋外通风的地方,你把盆盖措开一些,让它可 以餐风饮月,但是早上**出之前必须要收进屋内!万万不能让它晒到一丝太阳,此虫乃极阴 之物,见阳光即死!” 老爷子说这番话的时候,阿煊想到了电影《倩女幽魂》心理话,我这哪是在养虫啊,分明是 在养鬼嘛! 老爷子又跟阿煊讲了些养斗方面的技巧,转眼就到了中午,阿煊陪着老人喝了几杯,其间老 爷子讲了许多年轻时养虫斗虫的一些奇闻轶事。直到太阳快落山了才告别老人。 陈强扶着老爷子一直送到门口,不断的叮嘱此虫的养法。看着阿煊远去的背影,老人摇摇头, 看了看天,自言自语:“哎,鬼王现,灾难生!” 话说阿煊回到家里,立马拨通了朋友“神猪”的电话。 “老猪,明天帮我联系个场子,我这出了个特特大!” “煊煊,你小子少吹牛啦,哪一条啊,我见过吗?” “当然,就是那条死虫啊!” “得了吧,听老法师说,你那条是个标标准准的卵泡” “操,其他你甭管,给我联系个大场,我TM愿意输你管的着吗?” “明天七里街二子的场子开了,500盆花。”(89年那会一般工人才拿100多元,500盆花确是大场) “好!明天晚上见。” “神猪”是阿煊的同事,本身姓朱,因为麻将打得好,每当成牌的时候都爱说“开玩笑, 我可不是一般的朱 ”所以大家都叫他神猪 放下电话,阿煊按照老爷子的说法,先给江宁王剔须。把虫的双须剪成“板寸“,老爷 子说这样做是为了在斗虫的时候,不至于来虫交须即胜。如果不进嘴会惹来麻烦。 然后把虫盆清理了一番。看了看天色,夜幕已经降临,阿煊把盆支开了一道缝放在了窗台 上。 第二天一早阿煊把虫拿进来。打开盆盖一看。“嘿“你还别说,比前两天精神多了。看来 陈老爷子还真不是盖的。一天无事,转眼到了晚上,阿煊早早吃了晚饭,带着江宁王就来到 了二子家,一进门就看到神猪正跟档主还有其他几个虫友聊得起劲。刚想上前打招呼,神朱 一台头看见阿煊,连忙站起身来,拉着阿煊走到一旁小声的问:“兄弟,你的虫多大厘码? “ “五厘四,怎么啦”阿煊一脸诧异的问。 “怎么这么巧,今天档里有条五厘五的虫,是条黄麻头,准备开过毛送上海的!” “这有什么,就算是紫黄老子也不怕”阿煊一脸的不屑。 “我知道你虫好,可是你知道黄麻头的主人是谁嘛?是堂子街的刘老大!” “好啊,离我家很近啊,算是邻居啊” “好屁,你没听人说吗,堂子街的男的都是活闹鬼,女的都是做台的(这两句纯属胡说)! 他可是活闹鬼的头啊!” “我就不信他还能把我给吃啦?!”阿煊没想到因为今晚的斗虫而发生了一件让他差点送命 的事。 

         称完重,编好号,斗虫正式开始。今天是从小往大斗,五厘四、五厘五的就一对。其他 都是五厘七八以上。 “嘿,真是邪门啦。平常五厘上下的码子最少也得有个五六对,今儿个是撞见鬼啦。”阿煊 听到喊到他的字号,边往前挤边大声嚷嚷。 二子的场子,有两张斗台,一张桌子是中到大厘码,一张是中小厘码。不知怎的今天的 人特别多,两张台子都围满了人。阿煊挤到桌前已经是一身的汗了,刚一坐下,就觉得对面 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只见对面坐着一个人,此人中等身材,光头。青幽幽的头皮在白炽灯的渲染下,让人感 觉很不舒服。赤着上身,裸露的皮肤上刺满了文身,脖子上挂着根一指粗的黄金项链,一双 手总共才十个指头,楞是带了八只戒指。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气质,用一个字就能概括,那就 是“俗” 整个一爆发户。一双贼眼正斜着瞟阿煊“小子啊,想怎么斗啊?”此人正是堂子街一霸, 人称刘老大的刘宁。 阿煊微微一笑:“只斗盆花” “行啊,盆花就盆花吧,蚊子也是肉啊”刘宁傲慢的说道。 甭跟我这装孙子,等到虫下栅你TMD就真变孙子了,阿煊边想边下虫。 刘宁的虫先阿煊一步已经在斗栅里了,好一条黄麻头,黑头黄脑盖,短粗斗丝,麻路密铺, 满头丝盏。火盆底项细铺蓝毛丁,黄金翅闪闪发亮。 刘宁一草下去只见一对牙钳型同荞麦,牙面漆黑发亮。“我操,墨牙黄麻头啊!”平常只能在 梦中想想的虫,两天内竟然看到了两条!可是在此刻,阿煊心中却有一点点惋惜!眼前浮现 出昨天在老爷子家那条青麻临死前的场景。 “快下虫!你TMD发什么楞!害怕的话认输算了,老子赏你十块钱打车!” 阿煊瞪了刘宁一眼,麻利的把虫提入斗栅。 “切~~~”四周传来了一片嘘声。江宁王枯黄干瘪,六跳短瘦。 “认输吧,喂鸡都不够格”旁边有人起哄。 阿煊镇定的看了看监板:“起闸吧,我这虫打不出牙的” 监板报:“红方有牙,蓝方无牙。起闸!赶碰头” 阿煊看了看刘宁小声说道:“我这个虫不好带,麻烦您把虫领过来吧!” “找死”刘宁一记冲锋草,只见黄麻头象是开足马力的火车,举着足以让任何蛐蛐胆寒的钨 钢牙。向江宁王冲了过来。 突然!场内传来一阵指甲刮玻璃的声音,“吱~吱~咯咯~吱~吱”在场的所有人都停止了喧哗, 30几平米的房间里竟然变得鸭雀无声!这声音太恐怖了!象是来自地狱的鬼啸!穿透了所有 人的心房。 “我操”阿煊竟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是江宁王在叫! 同时一条虫子从栅子里跃起落在了桌上,全身抽搐着,象只垂死的苍蝇。 这一切太突然了,除了阿煊没有人看清斗栅里发生了什么! 阿煊因为有了昨天的经验,所以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江宁王,甚至连眨都没眨。 阿煊看见黄麻头就要冲到江宁王面门的时候,江宁王突然起翅,同时张开了。。。。。牙?! 江宁王的牙太不可思议了,两只牙呈黄铜色,又长又细,竟然象蛇矛枪一样弯弯曲曲!一张 即合,当真象是宝剑入鞘,一隐即没!黄麻头一楞,想停却没停下来,步履踉跄的从江宁王 的身上爬了过去,紧接着如同青麻一样纵身跳起,落地而亡! 过了半响,大家象是炸了锅似的,一窝蜂的向江宁王的这张台子涌来。都想看看能发出这种 声音的是什么虫。 对面,刘宁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拎起黄麻头的须子,左看看,右看看。浑身竟然没有 半点伤。刘宁实在想不通为什么全品象的墨牙黄麻头,只一个照面就被那么个不起眼的小虫 咬死。 刘宁看了看江宁王又看了看阿煊,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可能是因为人围的太多,话到 嘴边又咽了下去。最后爽快的掏出500块钱丢给了阿煊,扬长而去。 不知是因为太高兴了,还是因为天太热的缘故。阿煊头晕晕的,都不知道是怎么到家的。 急忙冲了个冷水澡,然后把江宁王安置在窗台上。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阿煊并不知道,在他离开的时候,二子的档里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 

        第二天一早,阿煊照例把江宁王从窗台上拿进屋子,放在桌子上打开盆盖欣赏他的宝贝。 阿煊正愣神的工夫,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阿煊放下盆,懒洋洋的拿起电话。电话里传来神猪焦急的声音。 “喂,是阿煊吗?” 阿煊抬手看了看表“操!你TMD才六点半就打电话来骚扰我,家里着火啦?!” “出事啦!昨天晚上你刚走,档里就出事啦!” “你慢点说,到底是怎么啦?” “哎呀,电话里也说不清楚。中午11:40我们在老面馆见” “啪”电话挂了。 阿煊又躺在床上睡了一觉。 11:40阿煊准时出现在老面馆门口。老面馆是堂子街上的一家面馆,大排面做的非常地道, 也经营炒菜,价格便宜,口味还不错。啊煊和一班朋友经常在那里喝酒聊天。 一进门就看见神猪在最里面的一张桌子前向他招手。 阿煊落座之后,神猪叫了三个菜两瓶冰啤酒。 很快啤酒上来了,神猪给阿煊和自己各倒了一杯,然后拿起酒杯“咕噜”“咕噜”一饮而尽。 抹了抹嘴说到:“兄弟,你做梦也想不到昨天晚上场子里出了什么事。” “少卖关子,快说,昨晚怎么啦?”阿煊焦急的问 “昨天晚上,你和刘宁第一对斗完,后面准备继续的时候你猜怎么着?”神猪又喝了口酒继 续说到:“一百多条虫,全废了!大部分的虫,头不是裂了,就是瘪了。想来都是撞盆而亡。 有几条没死的,在盆里直打转啊!你说邪呼不邪呼?!” “那后来呢?” “后来都乱成一锅粥了,到最后不知怎的竟然打起来了。然后估计是有人报警,冲进来一帮 警察几十号人全带走了。” “那你小子是怎么跑出来的?” “前面打架的时候我看情况不对,就偷偷溜到门口看热闹。后来我刚下楼警察就冲上来了, 我说是来看热闹的,才幸免于难。” 阿煊知道应该是江宁王那类似于地狱鬼啸般的叫声,杀死了场子里一百多条虫。“吱吱咯咯 吱吱”此刻回忆起来阿煊心里还是觉得异常的难受。 正聊的起劲,突然,一个人坐在了旁边的一张凳子上。阿煊扭头一看,原来是刘老大! 阿煊看了看神猪说道:“今天出门没看黄历,真是烦什么就遇到什么”。刘宁强忍着怒火陪着 笑脸,“呦,兄弟!咱可是不打不相识啊。你那条虫真是没的说啦。我刘宁输的心服口服!” 神猪看了看阿煊又看了看刘宁开口道:“刘老大,我们哥俩正喝酒聊天呢,你有什么事吗?” 刘宁瞪了一眼神猪:“死一边去,我刘宁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啊?” “有话就直说,少TMD兜圈子”阿煊冷冷看着刘宁。 空气有些紧张,阿煊不由的把啤酒瓶抓在手里。 刘宁慢悠悠的表明来意:“我找你是想出高价买你昨天的那条虫子。你开个价吧!” 阿煊笑了笑,伸出右手,五指张开在刘宁眼前晃了晃。 “五百?” “不对”阿煊摇了摇头。 “五千?!” “不对”阿煊依然摇头。 “不会是五万吧,你小子也太黑啦!最多给你五千!” 神猪看了看刘宁,大笑道:“笨蛋,他的意思是不卖!” “啪”的一声刘宁拍案而起:“你们两个活的不耐烦了,敬酒不吃,吃罚酒!” 阿煊抓起酒瓶刚想动手,后面突然冲出几个人,一个啤酒瓶重重的落在了阿煊的后脑上。 阿煊只觉得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阿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阿煊觉得浑身酸痛,头更是痛的象要裂开一般。 病房里除了一个护士还有两个警察。见阿煊醒了,警察问了几个问题并作了笔录。 从警察口中得知,昨天自己和神猪被刘老大和他的马仔打成了血人。自己还好除了有点轻微 脑震荡和一些轻微外伤,其他没什么。但是神猪就没那么走运了,他被刘宁用碎酒瓶插了两 下,现在还没脱离危险。昨天幸亏有人报警,警察赶到的时候,正碰上刘宁把阿煊的头按在 地上手握碎酒瓶准备下毒手呢! 两天后阿煊回到了家里,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盆盖,查看江宁王。打开盖子,此时一人一虫就 象是老朋友一样对视着,江宁王两条被剪得还剩一厘米长的须子一上一下的舞动着,仿佛在 跟阿煊打招呼,阿煊心中突然产生了一种相依为命的感觉,“哎,缘分啊”。 阿煊当天晚上作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中,一个老友向他告别。但是这个人的面部特别的模 糊,阿煊也不知他是谁,就是觉得非常的熟悉。甚至觉得十分的亲切。阿煊一路送了很远, 问他为什么要走,那个人说自己的老家拆迁,必须得赶回去。最后,在一处小山坡前依依话 别。 此人的身影越来越淡,越来越淡。最后犹如被风吹皱的涟漪,慢慢的慢慢的消失了。这个梦 反反覆覆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直到后来阿煊在梦中有了意识,想要醒来。却怎么都摆脱不 了梦境。想翻身,动不了。想大喊,嘴张不开。就象是有一双无形的大手禁锢着他。多想有 人喊他一声,或是碰他一下。这样就可以醒来。突然禁锢消失了。阿煊“啊”的一声从床上 坐了起来,刺眼的阳光正透过窗户照在脸上,阿煊眯缝着眼睛看了看四周,房间依然凌乱。 阿煊确认自己已经从梦中醒来,长长的嘘了口气。 突然阿煊大叫一声“不好!”腾的一下从床上弹起,顾不上浑身的疼痛,光着脚三步并两步 的窜到窗前。江宁王的罐子依然静静的躺在窗台上,阿煊双手颤抖的捧起虫盆,慢慢的打开 盆盖,这时一阵风吹来,罐子里荡起一些灰尘,在阳光下,一丝一丝的泯灭消失了。罐中空 空如也。阿煊的心象是一下子被掏空了。疯狂的四处寻找,哪里还有江宁王的踪影? 正是:云卷云舒皆随风去, 潮涨潮落恰如缘起。 恩恩怨怨看似无常, 兜兜转转早有天意。

全文完 

后记: 阿煊虫季过后去找过老爷子,可是敲了半天的门也没人开,邻居说他们早搬回乡下去了。巧遇江宁王的那片墓地,随着城市的发展也都迁走。后来竟然成了某某花苑了。当年不知是不是巧合,竟真的象老爷子讲的那样,出了几件事情:刘宁因为捅伤神猪被逮捕。正赶上严打,被定性为黑社会集团头子,。,前后很长时间,死了不少人。还有一件事,只要是本地人应该都记得。当年江宁县一个村子里突然爆发3号病,。那个村子据说几乎无一幸免。记得有好长时间楞是没人敢吃猪肉。 

Copyright © 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