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组

繁一琴堂|醒中不是梦,梦中不知醒

繁一 2022-04-14 15:45:51



庄生晓梦迷蝴蝶,

望帝春心托杜鹃。


庄周梦蝶是庄子提出的一个哲学论点,认为人不可能确切的区分真实和虚幻。《庄子·齐物论》:“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从前有一天,庄周梦见自己变成了蝴蝶,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自己非常快乐,悠然自得,不知道自己是庄周。一会儿梦醒了,却是僵卧在床的庄周。不知是庄周做梦变成了蝴蝶呢,还是蝴蝶做梦变成了庄周呢?


这则寓言是表现庄子齐物思想的名篇。庄子认为人们如果能打破生死、物我的界限,则无往而不快乐。它写得轻灵飘渺,常为哲学家和文学家所引用。


清人张潮写的《幽梦影》,可称得上是一副供燥热的现代人服用的清凉散。禅不可说,清言不可译。《幽梦影》中有这么一句妙语,可谓是点出了庄子哲学的精髓:“庄周梦为蝴蝶,庄周之幸也;蝴蝶梦为庄周,蝴蝶之不幸也。”



周的这个梦有着很深的寓义,也是庄周哲学的一个基点,就是:


“物”——“我”

“梦”——“醒”

“生”——“死”


这些对立的概念其实是没什么区别的。一个人如果对此特较真,不管你是重“物、梦、生”还是重“我、醒、死”都会让你走进人生的迷途。


而只有通过自我的修为,从心理上泯灭彼与此的界限,达到一种“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的境界。能有此境界者,必得心灵之大解,在物我两忘中,心归一统。

 

然而,世人总不可脱俗的,庄子虽是哲人,吃的也只是五谷杂粮。做梦可以,回到现实之中又是另一番景致了。


不是吗?庄周化为蝴蝶,从喧嚣的人生走向逍遥之境,是庄周的大幸;而蝴蝶梦为庄周,从逍遥之境步入喧嚣的人生,恐怕就是蝴蝶的悲哀了。



梦与蝶是人们长久以来,深存于心的一个不解情结,当现实的重压让你喘不过气来的时候,人们总是希望能成梦化蝶。



古琴曲《庄周梦蝶》,古琴悠扬,厚重而深远,抚琴者似乎透过这近乎空灵般的琴声,诠释着庄周所追求的,物我无别,生死同意的独有哲思。

 

《庄周梦蝶》始见于《神奇秘谱》,续见于《浙音释字琴谱》、《梧岗琴谱》、《文会堂琴谱》、《杏庄太音补遗》等三十九种刊本。《治心斋琴谱》称此曲为《蝴蝶梦》;《自远堂琴谱》称为《梦蝶》,其曲意和《庄周梦蝶》相同。

 


相传,《庄周梦蝶》是南宋琴家毛敏仲根据《庄子·内篇·齐物论》中典故所作的琴曲。《醒心琴谱》中《庄周梦蝶》之后记曰:“此曲要点在一逸字。盖逸不易得。需心无所累,心手并洁,潇洒流畅,一气呵成。神与物化,物我两忘,方得其妙。”


《庄周梦蝶》乃仿照战国琴曲《逍遥游》,取意“以神驭气游燕于广漠之墟。与天地俱化。与太虚同体。斯乐非庸夫俗子之所能知也。”此曲之要点在一“逸”字。而逸最不易得,“需心无所累。心手并洁。潇洒流畅。一气呵成。”是故,其人必具超逸之品,方能发超逸之音。

 


《五知斋琴谱》在该曲后记中说演奏此曲“宛若在仙岛琼谷之中,如阳春竞秀,万草增荣。体致欲仙,飘然羽化,如人幻境,恍在桃源深处,不复有尘俗之想……乃千古仙学之宗”。在心静气肃之时鼓此曲能怡养心情,竟日不懈,可养性也。

 

诗人李白也曾写下这样一首人生如梦的诗章:



闭目细听,琴声渐渐让人感觉到了凝重,因为人有的时候真的很难分清哪个是梦,哪个是真实。


部分文字、图片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梁绕庄周曲,丝丝心弄弦。

庄周昔梦汝,觉后转难分。


点击阅读往期经典

繁一琴堂|古琴与儒——儒家在琴声中

繁一琴堂|古琴与禅——调古声淡

繁一琴堂|古琴与道——大音希声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