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组

那些年我们崩塌的人设

江南 2021-08-14 16:58:33

大家好,今天让我们来聊一聊那些关于人设崩塌的故事。

之所以会聊到这个话题,是因为我们英俊潇洒的江南大大在微博上说了这样一句话……


 

……我总算明白了为什么wuli江南老师总是写人物崩塌的角色了。

 

毕竟,在我们卡塞尔学院昂热校长的带领下,我们的屠龙英雄们可是一个赛一个的……崩人设啊!

 



Top3:恺撒·加图索

对我们高富帅来说这都不叫钱

 


我们伟大的前代学生会主席恺撒·加图索,校董会家族继承人,混血评级虽然是A,但论高富帅程度那绝对是板上钉钉的超S级别,对兄弟大方慷慨,对女友浪漫体贴,永远以家族领袖自居,超一流的人格魅力和偶像光芒,本以为他会一路帅到最后,结果……

 

东京可能是整个加图索家族的噩梦,因为产业遍及世界各地的加图索家族在日本竟然没有一栋房子,这也直接或间接地导致了我们的加图索少爷人设崩塌……

 

恺撒大口抽着烟欣赏街上的女孩,感觉真好……虽说放眼看去全无美女,不过对他这个死里逃生的人来说,罗圈腿的妹子们也分外妖娆……活着的感觉就是好。

没抽两口就有人重重地敲他的车头,恺撒扭头一看,居然是个路过的老太太。老太太黑着脸指指他的烟卷,又指指被风吹得满地打滚的烟盒。恺撒灰头土脸地走过去,把烟盒捡起来送进分类垃圾箱,再把香烟摁灭。

恺撒刚一转身就觉得袖子被拉住了,扭头一看还是黑面老太。恺撒带着阳光般的微笑看她,心说我烟都掐了您还想怎么样?老太太从购物袋里掏出一个面包塞在恺撒手里,拍了拍恺撒的手,露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表情,又摸出一盒酸奶也塞进他手心里。恺撒眨巴着眼睛,看着老太太佝偻的背影渐渐远去,又扭头看了一眼摩托车的后视镜,后视镜里的人从脖子到脸都是黑灰,头发脏得黏成一片片,因为一路上寒风扑面居然还流着一点鼻涕……要不是那双海蓝色的眼睛恺撒都认不出自己来。恺撒很有些惆怅,惆怅着撕开包装袋一口咬掉半个面包。

他一整天没有进食了。

 

记得《龙族III》出版的时候江南老师为了躲刀片老想跑去欧洲避风头,但是……你确定要去欧洲??

加图索少爷随身带着沙漠之鹰别怪我没提醒你。


Top2:楚子航 

我不介意你踩在座椅上,但以现在的车速这样不安全。

 


楚子航,仕兰中学“此獠当诛榜”隐形第一人,少女梦中数睫毛对象第一人,卡塞尔学院超A级学员第一人,狮心会面瘫领袖第一人,单人任务执行力第一人,十项全能万里挑一的完美男主角……

 

好了!到这里就可以打住了!

 

因为再接下来说我们的楚少就只能是:多管闲事八婆第一人、恋爱度负分第一人、鸡同鸭讲不解风情工科生第一人……难为了您的副会长兰斯洛特和您亲密的小兄弟路明非。

 

“今天晚了点。”楚子航说。

“拜托!下午有课的!我又不是你家保姆,给你煮汤是敬重你是条好汉,师兄你还真不见外!”夏弥坐在床边哼哼,眸子里两弯清水一样的光。

“银耳羹啦银耳羹。在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买到银耳真不容易,还得从ebay邮购!”夏弥揭开保温桶的盖子,满是炫耀的语气。

楚子航一勺勺吃着银耳羹,面无表情。

“好吃么好吃么?”夏弥眯眯眼。

“应该稍微加一些糖桂花。”楚子航以专业水准给出了冷静的评价。

“哇噻!少爷您要求还真高!”夏弥就差嚷嚷起来了,然而她忽然托着腮,认真地问,“什么是糖桂花。”

楚子航愣了一下,“新鲜桂花,晒干,取100克,加两勺麦芽糖,上锅蒸10分钟,冷却后装罐子里冰镇。”

“听起来真是麻烦的东西,但就像是你这种麻烦的人喜欢吃的。好咯,下次记得加糖桂花,我可买了很多银耳,够做很多碗银耳羹。”夏弥懒洋洋地说。

“吃好了。”楚子航把保温桶递还给夏弥,表示自己完成了任务。

“喂!说声谢谢会死么?”夏弥瞪眼。

“谢谢。”楚子航很配合。

 

……楚师兄,要不是你长得这么好看,如果我是夏弥我也想吃了你。

 

Top1:路明非 

我靠!没有一次能帅到最后……

 




前两位的人设崩塌都是在帅气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接地气的灵魂,只有我们这位《龙族》绝对男一号、学院唯一S级学生、现任学生会主席,每次出场除了老大和师兄撑腰和屠龙的爆种时刻,其他时候永远是从里到外透着的……接地气……

 

果然是“一入学生会深似海,从此衰仔是路人”,今时今日这待遇,路明非自己都要啧啧了。让这种如花似玉的妞儿给自己保驾护航,简直是给野狗穿上黄金甲。

半小时之后,布加迪威龙驶入山顶校园,进入诺顿馆的地下车库。

几分钟后,二楼会议厅的红枫大门左右敞开,路明非进门时略停了一下,伊莎贝尔的双手已经搭在他的衣领上,为他脱下了风衣。他在会议桌尽头坐下的同时,各部部长整齐地起身鼓掌。

“里约热内卢的战斗真是漂亮!”有人大声说。

看起来路明非力挽狂澜捕获舞王的事迹已经传遍了整个学院,还不知道冈萨雷斯和维多利亚那种低年级生怎么添油加醋。

路明非没精打采地点点头,在别人看来他的意思是舞王这种级别的胜利跟我那些龙王级的战绩相比何足道哉?实际上是他舟车劳顿困得不行。

“听说您受了点小伤,已经在校医部为您预约了全身体检,是现在去还是开完会去?”伊莎贝尔关切地问。

“轻微脑震荡而已,用不着。”路明非嘴里说得轻松,心里话却是我擦嘞那个死肥男就差把老子满肚子的便便都给砸出来了。

“以您的血统,我想也是不会有大碍的。”伊莎贝尔由衷地说。

路明非心说那是你不知道我之前是什么样子,换作一年前我被这么压一下你们就别等我开会了,学生会全体戴孝吧,伊莎贝尔你穿白估计也蛮好看的。

 

伊莎贝尔:……不小心听到了主席先生的OS ,我现在辞职还来得及么?急,在线等。

 

 

至此,我们的卡塞尔学院屠龙三人组人设全数崩塌,非常想采访一下作者江南老师现在的心情……

 

不过其实以上都是开玩笑啦!

 

如果恺撒永远是高富帅、楚子航永远是面瘫学长、;路明非永远绷着一张根本绷不住的脸,大概这个故事也没什么乐趣了吧?

 

所以请认真地把崩塌的人设贯彻下去吧少年们!

 

呃,记得保持在地下三米的底线以上……谨遵芬格尔师兄的教诲!


 


Copyright © 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