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组

比翼齐飞,翙翙其羽

恋恋国风 2021-02-22 07:34:52



推荐人:她说她叫老顾


前缘


焚仙台前,烟雾缭绕,遍体鳞伤的红衣少女愤恨的目光扫过面前一众天神,然后停在了那眉宇清冷的白衣仙人身上:“是不是连你也不信我,认定我就是凶手?”

仙人的唇动了动,最终却仍是什么也没说。

“朱雀千翎,你烧死族人乃众仙所见,夙华上仙要如何信你?更何况现在你打伤天兵逃出天牢,罪加一等,上仙信你又如何?”

“我没有杀人!我也不知道为何一觉醒来二十族人便全被烧死!朱雀一族生来傲骨岂容他人诬陷,凭什么未经调查就下令关我一生,我不服!”

“够了。”夙华终是开了口,脸上是一如既往的轻风云淡,“你犯下如此重罪,天帝慈悲才没判你死刑,若你知错能改乖乖跟我们回去,这逃狱一事可不加追究。”

闻言,千翎目露戚戚:“三百年的朝夕相处,我的倾心相待,竟换不来你的信任吗?我告诉你,如果今日站在这里的是你,莫说天界众神,哪怕要与五界为敌万物对峙,只要你说没有,我就豁出性命信你护你。”

她先是唇角微勾似自嘲,随后高昂起头,越笑越癫狂,众神听得皱起了眉,以为她疯了。

只有夙华隐隐觉得不安,不由得向前了几步,这时,他才看清她噙泪的眸里,全是绝望。

心底一惊,夙华下意识地冲过去,却已然太迟。

她笑着笑着,身子竟猛地向后一倾,落入了焚仙台,夙华只来得及撑在台边眼睁睁地看着她被熊熊烈焰所吞噬。

明明焚仙焰近在咫尺,他却感觉有股寒意自心间蔓延开来,冻僵了他的四肢,冻伤了他的眼眸。

一声尖锐的鸣叫自焚仙台下传来,生生扯断了他的神经,霎时天地万物均失去声音,他的耳内,从此只剩她最后的悲鸣。


桃源


“夙华上仙,明明是千翎烧了我的巢穴,她却抵死不认,你要给人家做主啊!”眉眼精致的百灵鸟含泪控诉千翎的所作所为,梨花带雨的模样甚是惹人爱怜。

但名唤夙华的男子只是在她说话间望着她的唇,待话毕,便转头温柔地望向了狠瞪着百灵鸟的千翎:“翎儿,你可有做过此事?”

千翎哼了一声,撇开头。

夙华轻笑,又回过头来对百灵鸟道:“我看也许是天干物燥,你的巢穴经不住暴晒,自燃了。如果是千翎所为,她绝不会不认的。”

百灵鸟愣住:“可是现在正值初春……”

“初春又怎么了?初春也是有太阳的,这几天又没下雨,我种的花都被晒死了呢!”一手推着百灵鸟的背,一手打开门,夙华笑得一脸和善,“不过同住桃源,本着助人为乐的精神,我们会帮你另筑一巢。你不用太感谢我们,邻里互助是应该的。”

夙华用力将百灵鸟“送”出门后,见她还想开口,便迅速说道:“啊,天色都那么晚了,你还是快些回去吧,路上小心啊!”然后退后,抬手,关门,彻底阻断百灵鸟错愕的目光,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落。

一旁的千翎见状又哼了一声:“筑巢什么的我就不去了,你就和百灵姑娘寻枝觅草共筑爱巢去吧,省得人家天天埋怨我不肯成人之美!”

夙华不气不恼,还笑得更温柔了:“人都走了,你就别跟我置气了,来,我熬了些汤,趁热喝。”

千翎仍未气消,还想再挤兑他几句,但又觉得这般争风吃醋未免太过幼稚,便干脆扭过头不理他,谁知夙华长臂一揽,直接将她拥了入怀,未等千翎反应过来,他便低下了头,吻住了她。

唇上温热的触感让千翎睁大了眼,受到惊吓的她下意识揪住夙华,然后……

“啪”的一声,毫无防备的夙华竟被千翎扔了出入,砸碎翎木桌!

可怜的夙华躺在地上看了看周遭碎裂的木块又看看惊慌失措的千翎,失笑:“翎儿这般生猛,我倒不必担心你被外头的人欺负了。”

本想去扶他的千翎俏脸一红,结结巴巴地道:“我我……我自个儿去厨房拿汤喝!”

她逃也似的跑到厨房,豪气地灌下几碗汤后,失序的心跳终于慢慢恢复了正常,但一想到这汤是他为自己熬的,而刚刚他为了让自己喝汤居然……

面颊再次烧了起来,千翎连忙又灌几碗汤,但区区几碗汤怎浇得灭心头的悸动,于是她把碗一放直接捧起了瓦煲……


一念起


待千翎把汤都喝光后,夙华便走了进来,他温柔地从她手上拿过瓦煲放在一边,然后掏出一条手帕细细地替她擦去嘴边的油渍。

他们相处十年,每回她喝汤他都会这样做,以往只有心头暖和之感,然而许是今天太过刺激,千翎现下竟觉不好意思:“你不必对我这么好,擦嘴这些小事,让我自己来就行。”

夙华的手顿了顿,应了声“好”,便顺着她的意思把手帕交给她让她自己擦。

千翎接过手帕,又见他转身在缸里舀了水倒进木盆里,开始洗煲,一边洗还一边叮嘱她下次别把整煲汤都喝了,喝太多对胃不好。

羞怯感渐渐褪去,千翎看着他卷起衣袖娴熟地洗着瓦煲,心头不由得浮现昨日百灵鸟的话。

夙华原是天界地位崇高的上仙,但为了你这个犯了罪的朱雀,他甘愿被天帝贬到这名为桃源实则荒凉贫瘠的山野,受这平庸劳碌之苦!是你害了他!

当时的自己,是颇感得意地回道:“那又如何?你那么不平,有本事你也让他为你来个心甘情愿啊!”

可细思之下,又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他们认识了三百一十年,在天界时,是她对他一见钟情,执意纠缠,锲而不舍坚持了两百年之后,他才终于肯答应让月老帮两人牵道红线,谁知牵线不过一百年,她便犯了天条,被囚桃源。

桃源贫瘠荒凉居五界之外,大多是些不容于五界的妖兽所栖之地,夙华告诉她,她是因为杀了企图毁掉他们红线的女仙,才罪重至此。

他对她有意,愿留在这里陪她,她自是欢喜,但为何来到这里之后,他就变得如此不同了呢?而自己……虽然仍旧把他放在心上,但为何却失了愿为他倾尽所有的感觉?

一念起,疑惑渐生,千翎忍不住问到:“夙华,我当初真的是为了一条红线就杀了那个女仙吗?”

夙华停下了动作,反问:“怎么突然又提起这件事了?”

“我只是觉得,百灵鸟和那个女仙一样,想破坏我们,但我并没有动过杀百灵鸟的念头啊!”千翎蹙眉,望向自己的双手,“更何况朱雀一族虽有傲骨热血,但从未有人会因一己私利就冲动动手,我这样做,族人怕是以我为耻了吧?”

闻言,夙华擦干手,静默了好一会儿才转身面对千翎,他张了张嘴,却欲言又止,千翎走近,定定地望着他:“即便你是夙华,我也不允许你欺瞒我……不,正因你是夙华,纵是天下瞒我,你也不应……”

话音戛然而止,千翎望着夙华琉璃般的眸里莫名地升起水雾,连忙自责说错了话,然夙华摇摇头示意不关她的事。

“其实,那女仙除了企图毁断我们的红线外,还曾使计灌我喝下千年醉,想趁我酒醉对我做些难以启齿的事,所幸你及时赶到,但你也因此失了理智……”他揪着衣领,噙泪的眼盈盈望向千翎,言语间尽是委屈和后悸。

千翎一听,蓦地转身。

夙华迅速拉住她问:“你怎么了?”

千翎眉目一肃:“我要去找百灵鸟,也许她和那女仙一样,对你不怀好意。夙华你别拦我,敢觊觎我家男人,看我不一把火烧死那只小妖精!”

想笑,但气氛不太对,夙华只好紧紧地拥着她,安抚道:“翎儿,不必去理会无关紧要的人了,我不希望你再因我而受伤。现在的我,只求白天能与你共迎朝阳,夜晚能与你相拥而眠。”

又来了,在天界那三百年他只讲过“年岁相守不离不弃”这一句,但在桃源这十年间他讲情话的功力日益精湛,时常逗得她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来。

正如此刻,在他一句甜言蜜语后,她只晓得加倍用力地回抱他,然后把烫红的脸埋进他怀里,可也因此,她没看见他无声蠕动的唇。

对不起,我知道有些事穷极一生都无法挽回,而你知晓真相时定会离开,所以我只能小心翼翼地护着现在,护着这个有你在我怀里的现在。


真相


翌日,千翎还是跟着夙华来到了百灵鸟的住处,她看了眼那被烧成渣的鸟巢,很没同情心地笑了出声:“我乃朱雀,喷的是圣火,你这巢一看就不是圣火所烧,你居然污蔑我?还是你没什么常识,不晓得朱雀使的是圣火?”

百灵咬牙反驳:“谁知道是不是你故意借别的火种毁我巢穴,好为自己开脱?我的巢穴固若金汤,普通的火根本烧不着!”

“那肯定是自燃了,日照所生之火乃天火,这可是连圣火都比不上的。”夙华赶紧跳出来当和事老,一手拉住想冲上去和百灵单挑的千翎,一手用力地挥着,“百灵姑娘想必还要去觅食,早去早回吧,再见!”

百灵委屈地撇撇嘴哀怨地瞅了夙华一眼,终还是无奈妥协了,她伸出双手幻成巨大羽翼,顺便瞪了一下千翎,扔下一句“天黑之前给我筑好”才扑扑翅膀飞走。

见状,不服气的千翎怒了:“她凭什么认定是我纵的火?夙华你说,你可信我?”

“我信。”

这毫不犹豫的回答并没让千翎舒坦,她忍不住火大地冲他吼:“你敷衍我,其实你心里根本不信,只觉得我无理取闹在耍脾气是吧?朱雀一族绝不说谎,没做过就是没做过……”

“我没有敷衍你,我是真的相信你。”夙华无奈,只好再次重申,那认真的模样就差没对天发誓了,千翎没有被感动,反而是狐疑地望着他,眼神里明明白白写着“你为何如此笃定”。

夙华假咳了下,低声道:“因为烧掉她巢穴的人,是我。”

“……”

夙华说,每次百灵来找她聊天时,其实他都在暗中偷偷观察,因为能在桃源出现的妖兽都并非善类,他怕她被欺负。

谁知无意间竟听见百灵说什么“你们不会有好结果的”,搞得他差点想冲出去把那只百灵鸟扔出去,他不准任何人离间他们之间的感情,于是为了出口气也顺便警告一下百灵,他便趁百灵不在时偷偷放了把火。

至于为什么不承认……

废话,他可是堂堂天界上仙,被别人知道他欺负一只小小鸟,这还得了?

听完了来龙去脉的千翎默默地开始寻枝觅叶努力筑巢,没办法,谁叫她家男人那么小气呢?夫债妻还,他犯的错她只能努力弥补了。

“夙华,你去寻些千年树妖的木枝来吧,虽然我筑的巢可能不及百灵鸟原先的巢好,但也不能差到哪去。”千翎一边用石头垒出巢穴的形状,一边对夙华吩咐。

夙华点头领命,利用法术飞了一段距离后,突地被百灵鸟拦下了。

他温和地向她问了声好,怎料百灵眼眶一红,手指指着他鼻尖控诉:“方才你和千翎说的话,我都偷听到了!为什么?你不是对我心存好感么?”

夙华稍稍偏头,面露困惑:“我对你心存好感?为什么我不知道这件事?”

“你……你对着我时,总是很专注地望着我的唇,我能确定,这不仅仅是待人有礼的习惯使然!更何况,你们在一起是因为牵了红线,如今红线已断,你又何苦委屈自己?”

闻言,夙华笑意微僵:“怎么会呢,我们的红线好端端的。”

较真的百灵干脆拉过他的手,迅速捏了个诀,一阵微弱蓝光闪过后,夙华尾指上隐隐显出一圈红得发黑的线,她指着那圈诡异的红线讶异道:“你看清楚了,这不是月老红线。不过我也没想到你们身上连着的竟是共生咒,这根线是将你和千翎的命连在了一起,你们寿命平分,同生共死,但这是魔界专属的咒语,施咒者必须为魔……等等,千翎虽被囚桃源,可身上从未有过魔息,这个咒是怎么来的?”

百灵错愕地抬头,入目是夙华笑意不达眼底的森冷表情,他缓缓抽回绕有共生咒的手,射向百灵的目光透出几分狠戾,百灵立刻只觉脖子上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捏住,喘不过气来。

“原谅我不能告诉你所有的真相,但我之所以看着你的唇,是因为这世上除了千翎说的话,我再听不见其他任何声音,与人交谈时我只能靠读唇来辨别他人所讲内容。”他的目光慢慢上移,嘴角依旧是温柔得似要滴出水来的弧度,“知道这个,你也可以瞑目了吧?”

说话间,百灵已是整个人被提了起来,脸涨成了青紫色,但夙华丝毫没有松动的痕迹,眼底净是阴狠。

如果不是她提起,他几乎都要忘记自己早已不是所谓上仙了,世人均道是她牵累了他,但事实上,一切皆因他而起,她是最无辜的那个!

“千翎,我欠你的,怕是还不清了。”幽幽的叹息从唇中溢出,夙华眼神一凛,正欲扭断百灵的脖子,却惊觉熟悉的气息近在咫尺。

糟了,刚才情绪太浮躁,竟完全没有察觉。夙华握紧拳,刚刚还将一条人命捏在手里的他,此时此刻竟不敢转身。

而在他的身后,千翎离他仅差七步。

“夙华,你欠了我什么?”


破封


千翎有诸多疑问徘徊在唇边却迟迟没开口,她一步步靠近夙华,想看清这与那个替她拭去汤渍的人,是否是同一个。

见她靠近,夙华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杀人的意念瞬间淡去,一直悬在半空的百灵狠狠地摔到了地上,痛苦地捂着脖子大口呼吸起来。

“她做了什么,让你想杀了她?”

夙华还没有反应,百灵便朝千翎伸出手,神色惊惧地求救:“千翎,救救我,夙华已入魔……”

千翎刚想靠近,但同一时间夙华衣袖一挥,百灵的身子便自动升起直直往崖边摔去,电光火石间,千翎迅速抓住她的脚,跃到半空,以己之身挡在百灵背后,见此意外夙华一惊,欲出手相救,却已然来不及。

千翎与百灵双双坠下崖,辨不清棱角的岩石匆匆擦过,身体不受控制的失重感莫名地熟悉,她恍惚看见熊熊烈焰和夙华悲痛欲绝的眼。

这是什么?千翎失神地望着无数似曾相识的景象,一瞬间忘了自救,直到夙华的脸越来越清晰,她才惊觉他也跟着跳了下来。

夙华拼命地伸手,神色痛苦,风刮过脸庞让她喊不出声,只能配合着把手给他。

两掌交缠的瞬间,她便被他狠狠地拥入了怀。

夙华面向她,背朝崖底,眼见那尖锐的石头轮廓越来越明显,千翎终于想起自己是只鸟,羽翼一展,一个漂亮的滑翔后便直冲云霄。

死死揽住她腰的夙华虚弱地将头靠在她肩上,认命地吐出一句:“千翎,我惧高。”

“……”

完美落地后,她才发现自己没把百灵救回来,但见到一只百灵鸟从崖底飞向远处,罪恶感才稍稍淡化了些,她差点忘了百灵也是只鸟。

只是百灵飞走了,那谁来告诉她夙华入魔是什么意思?百灵知道些什么,让夙华不惜下狠手?

“你必定是有满腹疑惑才欲救百灵,可你为什么不直接问我?”

夙华的声音拉回她的思绪,千翎抬头望了他一眼,并未出声,而是将手放在胸前,须臾,一阵红光闪现,惊了夙华的眼。

“你果真是封印了我的记忆,刚刚坠崖时我就察觉到记忆出现了断层。”自行解开了封印,气息莫名地紊乱起来,千翎皱皱眉,并未理会,毕竟现在更让她在意的是,那些如潮水般涌入脑海的记忆,像一把把尖锐的匕首深深扎进心底,而她要做的事,就是把这些匕首,一把一把地拔出,哪怕血肉模糊痛彻心扉。

她记得他站在她对面,和那些自以为是的神有着同样的眼神——他不信她。而且直到现在,他也仍旧不信她,因为他说她被囚在这里的原因是,她犯了错。

千翎昂起头,双瞳赤红,她对着他一字一顿地道:“我知你心中有我,不然掉进了焚仙台的我此刻也不可能站在这了,但你不信我,所以我要找到族人被灭的真相,朱雀一族一夕之间被灭,必然不是等闲之辈能做到,我多少预想得到这背后的险阻。你愿意等我,即便粉身碎骨我也会撑着一口气见你最后一面,若你认为我是执迷不悟死不悔改,那我们就天涯两岸,从此各一方。”

夙华静静地听完,笑了。

他走近,趁着千翎来不及反应时,握紧了她的手:“你说的那两种选择,都不合我心意。我选第三种,上穷碧落下黄泉,你要去寻真相,我便随你去。”


谜团


夙华说要帮她,可她拒绝了,只是……似乎拒绝也没什么用处,他照样是跟着她出了桃源,一路追查。

离开桃源并非难事,难的是逃出去之后怎么活下去,千翎一路躲躲藏藏,好不容易到了当初朱雀一族所栖之地朱雀山,却发现那里已被烧成废墟,方圆百里寸草不生。

千翎想了一眼夙华,口口声声说要帮忙的某人,正柔柔地拭去额上不断冒出的汗珠,显然是受不了朱雀圣火残留的热气。

她无奈地站起,妥协道:“我们走吧,再逗留下去你会被灼伤的。”

闻言,夙华眉眼弯弯好不感动:“你还是在乎我的。”

千翎翻了个白眼,抓起他就想飞上天,然夙华面有难色,期期艾艾地问:“千翎,不如我们腾云吧?飞来飞去的,我不太受得了。”

对了,他惧高,腾云会阻隔他的视线,只要不往下看便可。

犹豫了下,千翎同意腾云。

临走时耳边忽然响起一声呼唤,千翎疑惑地回头,只见一线红光闪过。

“怎么了?”夙华关切地嗓音传来,千翎回神,摇了摇头,示意没事。

待他们回到歇息的山洞,趁着夙华打坐入定,千翎又回到了朱雀山。

果不其然,那线红光又出现了。仿佛故意指引般,红光射向了一处被岩石堵住得山洞,千翎辨认了一会儿,才认出这是她的故居。

毁了洞口的岩石,千翎大大方方地走了进去,入目是纤尘不染的桌椅,还有看起来暖和舒适的小窝。

竟是跟她离开时一模一样。

那线红光渐渐暗了下去,现出了红线的原形,千翎捏起一端细细看着,那红线却突然开口说话了!

“千翎,我是你和夙华的红线!”

千翎瞪着红线,另一手已凝出了火焰:“何方妖孽,敢吓唬我!”

你这样子哪像被吓到啊!红线扭扭小身子,重申了一次自己的身份,还大声嚷嚷:“你只要探探我身上有没有你们两个人的气息,不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吗?”

气息难以伪造,确实是验证红线的好方法,千翎不再怀疑,转而开口提问:“你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你不是应该系在我和他的尾指上吗?”

“十年前,在你掉入焚仙台时,我就被焚仙焰烧断了。为了救你,夙华也跟着你跳了下去,拼尽全力将你一魂一魄拉了上来,为了替你续命,他入魔习法,用共生咒将自己的一半寿命分给了你,他生你生,他灭你灭。”

骗人的吧?夙华有那么在乎她?而且,古往今来,掉下焚仙台还能没死的,恐怕只有他……和自己了吧?怎么做到的?

红线看了看千翎复杂的神色,继续扔重磅炸弹:“其实,我最想告诉你的,是朱雀一族的灭门真相。”


谜底


说完真相后,红线就消失了,它在焚仙台被烧断后,就一直留在朱雀山,等的,就是有一天可以亲口告诉他们真相。

千翎从朱雀山下来时,就见夙华披着月色,衣袂飘飘地站在洞口。

他天生就该是高高在上的仙人,可他竟为了自己,自甘堕魔……

千翎甩甩头,随口问道:“你站在洞口做什么?”

“等你。”

千翎一听,脸颊又开始发热,可还没等她害羞完,夙华又牵着她进洞口,给她舀了一碗汤。

“我打完坐发现你不在,就干脆拾了点柴火给你熬了点汤。”

千翎傻眼:“这荒郊野岭的,你是去哪寻的材料?”

“这附近有河,我就捉了几条鱼。”

心里甜滋滋的,千翎不再多言,欢喜地喝了一口后,隐约察觉到这腥味并不像鱼腥,但她仍旧不动声色地喝完了。

“夙华,朱雀一族灭门的真相,我已经知道了。”

闻言,夙华一僵。

红线皆有自主灵识,由所牵爱侣的爱恋之情所生,想毁红线必先灭我。当年那个企图毁他们红线的女仙,灌醉了夙华,转移灵识附在红线上,就在她将要灭掉红线灵识时,千翎赶到了,虽然她并未痛下杀手,但朱雀圣火烧毁了那女仙的容貌,因此女仙怀恨在心,又听千翎即将要与夙华共结连理,一怒之下,她便利用红线操纵了千翎的神智。

女仙只是想让千翎犯错,没想过要灭她族人,只是千翎灵力太过强大,女仙无法控制,朱雀圣火一出,毫无防备的族人连反应都来不及,便身陷火海。

“该来的总是会来。”夙华苦笑。

“你早就知道这个真相了?为什么不告诉我,还要封印我的记忆?”

为什么?

如果他没有喝醉,朱雀一族就不会被灭,如果他相信她肯去调查,她就会自投焚仙台。这一切皆是因他而起。

所以他怕啊,怕她知道真相后会恨他。

为她续命后,他只是想再看她一眼,抱她一次,等他做好承受她怨恨的准备后才放手,可没想到,这一拖,就是十年。

夙华苦笑,望着她的眼满是眷恋:“那女仙,我已经替你处理了,但终究是因为我,她才起了害人的心思,你若是要恨……”

听着听着,察觉到他话里浓浓的愧疚,千翎不禁出声打断他:“直接杀了族人的是我,间接下手的是她,这事,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夙华一怔,仿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千翎微微一笑,走过去双手揽住他的腰:“谢谢你为我做了那么多,还有。”

一直提着的心,终于缓缓落地,夙华微红了眼,想说什么,却发觉眼皮异常地沉重,最后竟是抵不过困意,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施完法的千翎将他平稳地放到地上,她拿起他的手,果然摸到细细的疤痕,日积月累,竟是用法术也无法把这些疤清除干净了。

一直以来她只喝过他煲的汤,还以为他怎么有那个闲情逸致,来到桃源之后就煲汤给她喝,今日发现汤里的血腥味有蹊跷,她就晓得,这大概是施共生咒的必要步骤了吧?

她知道他生性慈悲,因着对她愧疚,才不惜入魔放弃永生替她续命,还替她奔波寻找真相从而犯下杀戒被囚桃源。

若说当时因为他不信自己而生出的绝望足以毁天灭地,那么此刻,他沉默而温柔的付出就能让天地重生。

愿意为他倾尽所有的感情,终究还是一点一滴慢慢地回来了。

傻瓜,我又怎会怪你,若真有怨气,也是因为这么多年,你都没爱过我吧?你对我太温柔了,当年天界众人皆说我粗鲁易怒不肯与我有过多交集,唯你不吝啬地赠我笑颜,于是我就不顾你的意愿,对你纠缠不休。

你未曾欠我一分一毫,若不是我,今日你依旧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是我拖累了你,我应当还给你。

一阵红光闪过,千翎幻回兽形,展开羽翼便往云端飞去。


错过


千翎飞到天界,直破天门,闯入了大殿之中,天帝尚在讶异之际,她便跪了下来,连磕三个响头。

“天帝,当年夙华杀女仙,入魔,皆是因我而起,今日我前来领罪,恳请你,恢复夙华仙身。“

天帝先是错愕,而后了然一笑:“你们之间的事,我也算清楚,虽说错的主因不是在你们身上,但你们的确也难辞其咎。你落入焚仙台,罪已惩过,现在就是夙华已入魔,想要恢复仙身可就有点困难了……”

千翎一拜,目光坚决:“无论是何惩罚我都将替夙华承担,但求天帝网开一面。”

最终,天帝将她带到了焚仙台前,焚仙烈焰可蚀仙骨侵仙身,仙人神兽入则必死,可为何夙华跳了进去不但没死还把人救了?原因在于夙华乃天地初开时聚天地灵气所生,本就经过了焚仙烈焰淬炼,进去个一时半会是烧不死的。

现在千翎与夙华连有共生咒,与他共用三魂七魄,寿命对等,所以进焚仙台也是一时半会烧不死的,但这个天帝不敢保证:“你进这焚仙台,若能熬过九九八十一天,便能烧尽你们两个共同魂魄上的戾气,若熬不过,你就灰飞烟灭。“

“夙华会受影响吗?“

“他不会损一分一毫。“

“那我就放心了。“千翎踏上焚仙台,即将跳入时,背后忽然传来惊慌失措的叫喊,她回头,入目是夙华匆匆赶来心急如焚的模样。

天帝大手一挥,无形的结界将两人阻隔,他还来不及说什么,夙华便失控地开始施以法术,霎时间蓝光红光一阵乱闪,撞击声掺杂着“你给我从那个该死的台子上下来“之类的话语不绝于耳。

千翎昂起头,眼眶微红:“我现在欠着你的,分不清你对我是愧疚还是纯粹的感情,我从不喜欢迷茫的感觉,所以我要把债通通还清。若我能活着出来,哪怕是扭乾坤逆天命,我也要和你在一起。 “

天风猎猎流云自衣间擦过,千翎纵身一跃,投进了熊熊烈焰。

刹那间夙华也破坏了结界冲至焚仙台前,天帝还来不及反应,他便随着千翎一并跳入了焚仙台,火光顿时一起三丈,热气逼得天帝连连后退,他连忙唤来天神合力镇守焚仙台,避免焚仙焰对下界造成影响。

然而滚滚热流持续了三天,众神无计可施正欲合力封印此台时,一阵红光猛地从焚仙台内窜出,带起柱状火焰,待众神定睛一看,只见两只金翅五彩鸟盘旋于空,长鸣三声后便相携离去,沿途火影流光惊艳世间万物。

焚仙台自火鸟飞离后便归于沉寂,有天神问起火鸟之名,天帝沉吟半晌,微微一笑。

涅槃转世,浴火重生。

凤凰于飞,翙翙其羽。‍





恋恋国风

琅琅古意,起国风之势

读者QQ群:436286748

知微|华裳|雅意|琳琅|惊鸿

Copyright © 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