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组

将军府的废材四,溺水而亡

火星阅读 2021-02-22 06:41:56

“轰隆隆”的一声炸雷,震耳欲聋,一道炫目的火龙惊闪在天际,耀人的惊骇。紧随着漫天的阴霾便是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狂躁的大风卷起,树木断折,飞沙走石。明媚的晴空万里顿时如黑夜降临。

    偏远的森山树林之中,一偏僻之处。

    白色的纸钱在漫天中飞舞,送丧的队伍抬着黑色棺材刚走进一偏劈的山坡处,就被这突变的诡异狂风吹的东倒西歪,一个个都闭眼皱眉,踉跄着步子仿佛都快被这道怪风带走。

    这是什么地方,怎么黑漆漆的一片,四周怎么都是狭小的一片。棺材中的沐汐娆双目微颤,一只手也随之摸索着自己周围的棺材柜。

    难道自己死了,下了地狱?可是为什么自己手里触碰到的感觉如此真实?沐汐娆奋力推着自己头顶上的棺材盖。

    “轰!”又是一声炸雷滚滚劈来,几人抬着的棺材就被炸雷劈落在地,躺在棺材里的沐汐娆也砰砰两声滚落在了泥土地上。

    “嗯……”滚落在地的沐汐娆突然发出了一声微弱的闷哼声,紧接着在众人面前摇摇晃晃的站起了身子。

    沐汐娆大口大口的踹着粗气,贪婪的吸收着这自由的空气。

    送葬的人面色惨白,顿时忘记了呼吸,这样异常的天气真是个不好的预兆。

    “啊!鬼……鬼啊!四……四小姐诈尸了!”突然,人群中一道惊恐的男音惊叫出声,送丧的家丁在听见了那凄厉的哀嚎声后回头,就看到了一身白衣的死人从落在地上的棺材里爬了出来,顿时吓得是鬼哭狼嚎惊天地。

    披头散发的沐汐娆有些茫然的看着周围的景物,又看了看眼前人看着自己的恐惧,仿佛就是大白天撞鬼般的骇人。

    撞鬼?真是大白天撞鬼!自己不是在缉拿头号通缉犯时被人从脑后一枪打死了么?可为何此刻自己却是活生生的站在这里,而这里究竟又是什么地方!

    沐汐娆有些迷惑的盯着惊恐逃窜的人们,脑中一片迷茫。

    黑色的夜幕逐渐变淡,李雪莲这才看清是自己死去的女儿,一张脸惊恐的看着棺材里爬出来的沐汐娆,颤颤着身子问道:“汐娆……你究竟是人还是鬼?”

    汐娆一听有人叫自己,一脸的茫然,有些错愕的问道那名身体有些发抖的妇人:“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你是谁?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头脑微微有些昏沉,汐娆用手揉了揉发疼的脑袋。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丝的不对!

    慢着,眼前的人们都是穿着古代衣物,还知道自己的名字,难道说……自己这是魂穿了?还穿越到一名与自己同名同姓的女子身上。

    浑身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沐汐娆还是有些难以接受这个事实,这样虚幻的事情竟然会落到自己身上。

    看着李雪莲苍凉的面颜,还有那似霜染的发丝,汐娆的心口突然没来由的一阵阵做疼,眼眶更是不由红了血丝,不受控制的沙哑出声:“娘,我没死,我是汐娆,我没死……”

    “汐娆,娘的儿啊,你怎么就这么傻啊,不就是被退婚么,你怎么就跳河轻生啊,你就忍心娘白发人送黑发人?”李雪莲冲上前,一把就将红了眼眶的汐娆抱在怀中,哭的声嘶力竭,泪流满面。

    汐娆面色一怔,刚才那些话根本就不是出自自己的意识,看来是潜意识里这具身体主人的反应。

    汐娆镇定自若,脑子里努力搜寻着这具身子原本主人的记忆,这才记起这身子的真正主人是被二王爷当众退婚想不开,就糊涂的跳河自尽。可若是她脑子记忆没有错乱,这真正的沐汐娆是被人推落水中溺死,而自己的魂魄也就穿越进了这具身体里!

    “娘,对不起,汐娆错了,汐娆以后都不会做傻事了。”汐娆见着李雪莲一脸的悲戚,幼年丧母的沐汐娆不由的上前抱住了李雪莲。

    李雪莲唇角微微扬着一丝苦涩的笑,双手紧握着沐汐娆道:“孩子,我们回家。”

    狂风过境,阴霾的天气竟又露出明媚的阳光,金色的光线落在沐汐娆的身上,凝着温馨的气息。而此时的沐将军府却是人心惶惶。

    “夫人,不好了……诈尸……四小姐她诈尸了,三夫人带着她回来了……都……都进了城门,不多会就快到门口了!”沐府的刘管家吓得连滚带爬的冲进了大厅,对着正在喝早茶的沐府大夫人柳枝胡言乱语般的急嚷着。

    “啊!诈……诈尸!”一旁的二夫人梅雪一听,蹭的一声就从凳子上蹦了起身,随即身子却是一软就吓得昏死了过去。

    “娘!”只见一旁身穿翠绿色轻纱的女子蹲下身掺扶住梅雪,焦急的唤了一声。

    娇气的二夫人抬了抬眼皮,将大半个身子靠在翠绿女子身上。

    “三姨娘还嫌那扫把星不够麻烦啊,竟把一具诈尸带了回来?一身阴鬼气的若是进了我们这府里,只怕是祸事不断,大娘啊,这母女俩可是绝不能进府的!”翠绿色女子又赶紧开口,这煽风点火落井下石之人正是二夫人的女儿,沐家二小姐沐茹仪。

    柳枝面色冷青,两眼里闪着一股狠意,令下人将差点昏死过去的梅雪抬进屋子,才冰着脸一言不发的出了沐家的正厅。

    “娆儿慢点,待会先回去洗个热水澡换身衣服,然后在去给大娘二娘报个平安。”李雪莲扶着汐娆,还不忘嘱咐着。两人一脚还未踏上石梯,迎面就突然飞来了两个不明物体。

    “小心!”汐娆眼疾手快,伸手拉过李雪莲,两人轻松的躲过了异物的袭击。等不明物体落地,汐娆才看清竟是两个打包好的行李。

    “拿着你们的东西快走,里面有些银子够你们母女俩生活好几年。记着可别再回来!”沐汐娆母女俩还未回过神,头顶上就传来一声冰冷无情的驱赶声。

    汐娆抬头,一脸桀骜的迎视着柳枝的冷漠,在看了看身旁跟着的沐茹仪一脸嘲笑,大步上前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还不明白啊?沐汐娆你这扫把星还有脸回沐府?你害的我们沐府颜面尽失你还有脸回来?当众被凌王爷退婚,只怕都成了大街小巷的笑话,你还不安生的跑去跳河,结果呢却还死不成,你说你蠢笨无用无脸见人,连个废物都不如,你说你怎么还有脸活着回来,我要是你啊跳河死不成就那根绳子上吊!省的丢人现眼!”

    沐茹仪轻笑着走下石梯,一扭一摆的走到沐汐娆的面前,高傲不屑的如同一只孔雀,对着汐娆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一顿奚落。

    汐娆面色无异,只是唇角不由的牵出一丝冷笑,一双阴鸷的眸子透过沐茹仪,尔后又直直的盯着大夫人柳枝的面上。

    那笑,凌傲霸气,带着一种王者之气的讥讽。让人不觉有丝寒栗。

    “废物,你笑什么!在笑我抽死你!”沐茹仪见着汐娆脸上露出的嘲讽就怒火中烧,扬起手来就要扇她耳光。

    汐娆眸光冷艳,利索的一抬手就握住了沐茹仪的手腕,唇角带笑道:“我刚才有笑吗?好像我刚才确实笑了,我啊是笑有人自负狂妄,目中无人,自以为很高傲,其实啊就如同一跳梁小丑!”

    沐汐娆用力一推,金枝玉叶般的沐茹仪就踉跄着连退几步。

    众人面色皆是大愕,眼前的女人还是那个胆小羸弱的沐汐娆么?

    “大夫人,虽说你是这沐府的主母,但我们好歹也是沐府的人,我们又没犯错,你凭什么赶我们出府?”沐汐娆冷冷的盯着柳枝,不卑不亢的责问道。

    柳枝没想到这个黄毛丫头竟然会如此顶撞自己,脸上一片暗黑,阴沉着脸:“你还有脸问你犯了什么错,我们堂堂一将军府竟然因你被人指指点点,我是当家主母,老爷不在,这个家我说了算!”

    当家主母?汐娆心里不屑的一声冷笑,从容的弯身捡起掉落在地的行李。

    “娘,我们回家,我看谁敢拦我们!”汐娆转身,扶着一脸无措的李雪莲强行要进府。

    “噗”沐汐娆刚抬脚,府里就窜出了一道粉色人影,冷不防的就被泼了一身冷水。

    “呕!这是什么?好臭啊!”冷冰凉的水浸透了她全身,身上散发出一股刺鼻的腥臭,呛得她忍不住的一阵恶心。

    “这是马尿,据说能驱邪。”手里端着木盆的女子亭亭玉立,身着粉色散花百褶裙,裙摆处采用了渐变色,身后却又大胆的束着翠绿色的宫凌,随风飘飘,仿佛就是处在一大片的桃花海中。

    “娘,刚才女儿都给汐娆泼了马尿驱邪,现在您是不是该让三娘他们进府了?”沐雨薇放下手中的木盆,亲昵的挽着柳枝,撒娇的开口倒似有着替沐汐娆求情的味道。

    沐雨薇笑的温暖明媚,倾身凑进柳枝的耳前,小声的劝着:“若是此事传出去,只怕外人会觉得您心胸狭隘容不得他们母女。”

    柳枝一听自己女儿一番话,拉沉着的一张阴脸才有了些许的缓和,不冷不淡的扔了一句话道:“赶紧回你们那小破院,别在这丢人现眼!”

    沐汐娆一脸的青灰,这什么马尿,简直臭死人不偿命。看来那笑嘻嘻的沐雨薇也绝不是心地单纯的小萌妹。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沐汐娆报仇从早到晚!沐雨薇这笔账且先记着。



###第2章 被退婚的废物


许是那柳枝是听进去了沐雨薇的劝告,便没在多加阻拦她们母女二人。沐汐娆这才跟着李雪莲回到自己那又破又旧的冷院,当看到那荒凉的小院时,沐汐娆顿时就傻了眼,几间破旧的泥土屋在树丛中显得凄凉冷淡,狭小的小院中更是连一个下人都没有,空荡荡的格外凄凉。

    这一刻,沐汐娆真有种想死的冲动。

    虽然她知道‘自己’不待喜欢,但好歹也是将军府的女儿,也不至于过得如此凄苦。可见以前的那个沐汐娆过的日子有多艰难。

    不过,沐汐娆妖冶一笑,自己可是来自现代的女警,这点困难算什么,谁敢对自己不利就杀她个片甲不留!

    坐在那张年代有些久远的梳妆台,台上的铜镜也有些掉色。望着有些模糊的镜子,沐汐娆看到镜中的自己却是傻了眼,自己穿越到了一个不受人喜爱的庶女身上也就罢了,却为何还得是穿越到一个丑女身上,不论古代还是现代,都是看颜值的社会。要知道一张丑脸对于女人来说,那就是最大的歧视和侮辱。

    澡房里,满屋的烟雾弥漫,热腾腾的水汽凝结成一层薄薄的水雾。

    李雪莲将烧好的热水倒入在了浴桶里,伸手试了试温度后才对着怔怔盯着镜子里的汐娆唤了一声:“汐娆,热水都放好了,先洗个澡去去身上的晦气。”

    不可置信的抚摸着自己右眼角那块如同蚕豆般大小的红色胎记,汐娆依旧思绪万千。若不是这脸上天生就有这块难看的胎记,从小与汐娆定下娃娃亲的凌王爷也不会当众退了亲事,自己那爹爹也不会嫌弃自己,将自己同娘亲住进了最偏僻的院子,不闻不问几十年。

    “汐娆……”李雪莲见汐娆没有回话也未起身,便又是对着怔怔发呆的沐汐娆唤了一声。

    “来了,娘,你先去休息一会,这两日看你累的。这里我自己就可以了,不用操心了。”汐娆将李雪莲送出了房,自己才退了衣物进了浴桶里。

    “脸上长了胎记怎么连身上也有?可是脑子里却记得明明是没有的,这还真是怪了?”泡在浴桶里,汐娆才意外发现自己右肩上竟然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只黑色的蝴蝶形状的胎记。伸出一只手来,沐汐娆刚触摸上那块蝴蝶胎记,一道炫色的光亮就腾空而出,她整个人就被这道亮光给带了进去。

    这……这是什么地方?汐娆再次睁开眼就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陌生的世界,里面阳光暖暖沁人,柔媚温煦。阳光下流淌着一条清澈见底的泉水,四周长满了一些不知名的树木,散发着淡淡的一股药香。虽然地方不是很大,倒是个世外桃源。

    好奇的走在这个莫名的地方,汐娆一路打量着那些散发出药香的树木,心里猛起一阵激动,难道这就是所说的意外空间?看来老天对自己也不薄,虽然在现代光荣牺牲魂穿了古代,爹不疼姐不爱的废物丑女。却也给了她特殊的技能。

    暖暖的阳光,温馨的让人顿时有些困意,汐娆靠在一颗大树下,晒着懒洋洋的太阳竟沉沉睡去。

    沐汐娆在空间里睡的正香,却突然听见了李雪莲的声音传了进来:“娆儿,你爹回来了,让你赶去正堂大厅,凌王爷也跟着一道来的,听说是上府提亲来了。娆儿,你打扮打扮就快过去啊。”

    凌王爷上府提亲?沐汐娆勾唇冷笑,自己都被这男人给逼死了一次,如今这个时候来提亲,还真是有些来者不善的意味。

    这所谓提亲,想来也不是为自己而来。

    “知道了,马上就出来。”汐娆淡淡的回了一声,才起身穿戴好了衣物踏出了这个残破的小院。

    —————————————分割线—————————————

    华丽精致的正厅里朱漆光润,刚走到门口处就隐约的闻到一股清香的檀香,汐娆抬头望去,只见几名衣着光鲜华丽的女子坐在一团低首交耳,上座的男子约摸四十左右,身穿黑色锦衣长袍,刚硬的轮廓,皮肤也微微有些偏黑,想来应该是风吹日晒所致,整个脸自然的流露出一丝霸气。

    或许正是因为沐鸣远身为将军,长年在外的原因,整个人虽是不言不语的坐在那,也给人一种凌人的彪悍。

    汐娆微微提了提自己的裙摆,一脚踏进正厅,抬眸就瞧见了那个跟自己有着血缘关系却生疏的如同陌路人的爹爹,在接触到他那凌厉的眼神时,前世身为女警的沐汐娆还是免不了的有些心颤。

    微蹙了娥眉,汐娆淡定的上前。原本在一起低头闲谈的女子也都抬起头来,唇角处微微荡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在汐娆路过三小姐沐雨薇的面前时,原本藏在衣裙下的一只脚不动声色的向前伸了出来。

    汐娆昂首挺胸,似乎便未注意到那些小动作。突然一个踉跄,眼看着就要重重的朝着前面栽去。

    几名年轻的女子一脸讥讽,沐雨薇等着她当众出丑,却只见她踉跄着几步后,便是站稳了身子,依旧挺直了背脊,神色淡定走到了沐鸣远的面前。

    沐鸣远一脸的不悦,看着这个不成器的女儿竟然在凌王爷面前丢人现眼,沐鸣远真想一脚将她踹开。

    “女儿见过爹爹。”汐娆面色无澜,双手叠在右下方,微微一弯腰,对着那高高在上的男人盈盈一拜。

    “汐娆啊,怎么这么 不懂规矩,还不快快见过凌王爷。”沐鸣远阴冷着一张脸,竭力的隐忍着心中的怒火。

    汐娆淡淡的抬头,却发现那当众退婚的王爷竟然还悠然的坐在一旁。那眼角里还噙着一抹笑意,似讥诮的嘲讽。

    汐娆脸色微微有些变色,害死汐娆的凶手竟然如此悠哉,尤其是眼底的那抹笑,刺眼的令人反感。

    见着汐娆如同木头一样的伫在中间,沐鸣远的脸色瞬间就黑了下来,压低了音色不悦道:“汐娆,还不给王爷行礼!”

    “沐将军别气,这四小姐才清醒过来脑子还有些不好使,哎,也都怪本王那日说话太重。”墨涵凌唇角荡着笑,虽是淡淡的,却也是风华绝立,似天边的日出,给人一种明媚的感觉。

    沐汐娆直直的盯着他,却觉着他的笑里蕴含着浓浓的嘲讽,随即却是面色清淡的笑了笑。



###第3章悔婚


沐鸣远见着汐娆只笑不语,心里虽是憋了一肚子的气,却又不好当众发作。只好令她坐在了几位姐姐的后面,随即脸上扯开了一道笑容来:“这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既然凌王爷与汐娆的婚事已作废,那老臣也不好在勉强。凌王爷刚才的提亲老臣也没什么理由在反对,凌王爷与雨薇的婚事就依王爷的意思定在三月后……”

    墨涵凌与沐雨薇的婚事?汐娆面色一怔,原来这男人将自己逼上死路就是为了娶自己的姐姐?如今还在自己死而复生的当天,亲自上门提亲娶自己的姐姐,这不是让自己成为全城的大笑话么……

    这样无情的男人,到底是什么鬼使神差的吸引了这个身体原本的主人?薄情的决绝,自己又何必卑躬屈膝的去留恋?何况自己又不是以前这副身体真正的主人,这样的男人就算倒贴给她,她汐娆也不稀罕!

    虽然心口处会传来莫名的不舍和难过,但沐汐娆面上却是风轻云淡的无关痛痒,仿佛她从来不曾与他相识。

    “那先恭喜王爷了,汐娆也正有退婚的打算。这封退婚书我已经签了名盖了手印,麻烦王爷请收好了。以后我们男婚女嫁各不相干!”汐娆从容起身,面无表情的对二人道了一声恭喜,随后镇定的从自己衣袖间取出了早已准备好的退婚书。

    墨涵凌微闭双目,唇角里荡着猜不透的笑。原以为今日上门提亲沐汐娆会情绪失控的嚎啕大哭,确没想到她竟然是如此镇定,更是没想到竟还写了一封退婚书,这样一来天下之人便知是她沐汐娆不要嫁给自己,毁了婚事抛弃了他。

    堂堂一王爷却被一个丑女给毁了婚事,他墨涵凌才是令人耻笑的笑话。

    “汐娆身子有些不舒服,就先告退了。你们继续!”沐汐娆也不顾着墨涵凌脸上的清冷和怒意,转身,挺直了自己的身姿。

    路过雨薇的面前,斜目偷瞧着墨雨薇故技重施伸出来的脚背,汐娆心思一转,抬起的一只脚装作无意的落在了沐雨薇脚背上,用力踩过,面上毫无诧异的踏了出去。

    沐雨薇被踩的龇牙咧嘴,却又不敢当众发怒,只好哑巴吃黄连。

    墨涵凌面色虽怒,却也是将这微小的一幕尽收眼底,深邃的目光凝着那道背影,唇角带着似有若无的笑。

    汐娆心思混沌,也不知自己是如何回到了那偏僻的院子。

    早已守候在小院门口的李雪莲,一见汐娆有些失魂的走进院子,急急上前握着她的手,眉目紧蹙,有些担忧的问道:“娆儿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抬头,汐娆看着李雪莲眼底的忧虑,才淡淡的回了句:“凌王爷上府提亲要娶三小姐。”

    “三小姐?”李雪莲眼中闪过一丝的惊愕,怔怔的收回了手,楞在了原地。

    汐娆只是看着李雪莲眼中的诧愕,唇角微微的扬了扬,对于这个所谓自己娘亲对沐雨薇的态度,汐娆百思不解,无论那沐雨薇如何刁难折磨自己母女,李雪莲总是隐忍着,不让自己与她对峙。甚至有时是刻意的讨好那沐雨薇。

    对于李雪莲眼中的惊愕,汐娆早已是有些习惯,无声的抬脚就进了屋锁上门。

    全身无力的躺在那张硬邦邦的榻上,汐娆是全无睡意,一想起今日墨涵凌眼底的不屑,汐娆心中都泄气般的沮丧。也不带如此以貌取人的吧,天生长了胎记又不是她的错,为什么这些人一个个都对自己如此尖酸刻薄。

    汐娆心里堵的慌,突地又想起今日在浴桶里的怪事,便是不自觉的伸出手来隔着衣物触摸那道如同蝴蝶般的胎记。

    又是一道耀眼的亮光袭来,汐娆再次睁开眼就发现自己又进了那个空间里。里面依然是暖暖的阳光照耀,那些奇异的树木在金色的炫光下散发着一股强烈的光线。

    “既然是空间里的东西,这些奇异的树木应该也是不寻常吧。”汐娆看着高大茂盛的树林,心里分析着,一只手伸出来栽了几片苍绿的树叶,随手就塞进了嘴里咀嚼。

    刚入口味道苦涩,随即却又有一股清香,在咀嚼片刻却又是甘甜,无力的身子竟然感到有些精力充沛。

    汐娆尝过之后没感到身子有不适,这才栽了一些拿回家熬水喝。清贫的生活让她们母女营养不良,拿着去熬水正好可以补充体力。

    翌日,微风徐徐,花草树木在初升的阳光下摇摆,还未散去的露珠折射出晶莹的光泽,鸟儿在树丛中叽叽喳喳的叫着,倒是给这冷淡的院子里添了一丝的生机。

    沐汐娆刚起床梳洗,就听见门外传来了李雪莲的声音:“娆儿,你三姐姐过来看你了,你开开门出来行吗?”

    沐雨薇?这大清早的她来干什么?汐娆心里有些疑惑,用刘海将右眼的胎记遮挡住。起身,才打开了房门。

    门外的沐雨薇,脸上带着丝丝明媚的笑,眼角里荡出的胜利般的高傲。见着汐娆出来,眯眼斜了那张丑陋的脸,雨薇才换了一张笑脸道:“昨日我也不知道凌王爷会突然上府来提亲,妹妹你千万别记恨姐姐啊,还有,其实你也不能全怪凌王爷无情,谁让你天生就是一经脉堵塞的废物加丑八怪?试问这天下男子谁人不爱美人,所以妹妹真要怪的话,那就怪你那娘亲把你生的如此奇葩。”

    沐雨薇笑得媚眼乱飞,娇俏着一副笑意将汐娆一顿冷嘲热讽。

    沐汐娆只是面色清冷的凝着沐雨薇的挑衅,沉默片刻才冷冷开口道:“姐姐说完了?姐姐身娇肉贵,只怕是这偏僻小院呆的不习惯,要是待会磕着碰着,我们可付不起责。娘,您就先送三小姐回去。”

    唇边淡淡的说着,汐娆已是转身,她可不想与这挑事的三小姐做无谓的口舌之争。

    这清高不屑的模样,沐雨薇一见着就有些怒气,忆起昨日在大厅上这女人当众给墨涵凌退婚书时,墨涵凌眼中流出的那份好奇,沐雨薇更是来气。伸手就是拽过了欲转身离去的汐娆,扬起一只手,作势就是要朝她脸上扇过来。

    “哐!”的一声,清脆的耳刮声响起。汐娆震惊的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李雪莲,瞬间升起一种强烈的恨意。

    伸手将挡在自己面前挨了一耳光的李雪莲拉在了身后,汐娆扬起手,毫不客气的就要打回去。



###第4章 恶人先告状


“汐娆不要!”李雪莲却是一声惊呼,冲上前,一把就将她给拽着拖了退后。

    “娘,你为什么要拦着我,你好歹也是长辈,她沐雨薇凭什么对你动手动脚?”沐汐娆真是气的有些不轻,自己这娘亲虽是刻意讨好沐雨薇,但对自己也是极好,有着什么好吃的,好看的布料总是拿给自己。一看到自己的娘亲如此卑躬屈膝,汐娆心里就窝着一股邪火。

    沐雨薇原本也只是想教训一下眼前这个丑女人,根本不想对李雪莲动手,她虽是不得宠,但好歹也是沐府的三姨娘,还是自己的……

    浑身一个颤栗,沐雨薇心里的愧疚一闪而过,若不是这个女人,她何苦处心积虑的要去做一个坏人。

    “哼!沐汐娆,咱们走着瞧!”撂下一句狠话,沐雨薇恨恨的转身离去。只是那双眼里流出的阴狠却是让李雪莲不寒而栗。

    “娘,还疼吗?走,我们进屋去,娆儿帮您上点膏药,你看这脸都肿了。”一手抚上了李雪莲那张红透了的半边脸,汐娆心里一阵酸涩,扶着有些失魂落魄的李雪莲进了屋子。

    汐娆动作利索的从屋中翻出简洁的药箱,翻找了好一会才找到了一瓶存放时间有些长远的膏药,轻轻的涂抹在了李雪莲红肿的脸上。

    “娘,你为何要对那个三小姐如此低身下气,你对她的包容简直让我有些怀疑,我到底是您的女儿,还是她是您的女儿……”

    “啪!”重重的一耳光毫无征兆的落在了替李雪莲涂药的沐汐娆脸上,将她手中握着的那支药膏扇落到地,滚落在了门角处。

    “娘?你这是怎么了?”汐娆被扇的眼冒金星,怔怔的带着疑惑不解的神色忘着李雪莲,一脸的委屈令李雪莲瞬间清醒过来。

    一脸心疼的盯着那被自己扇过的脸颊,李雪莲伸出一只手,薄薄的茧腹触摸在汐娆娇嫩的肌肤上,眼眶有些微红。

    “娆儿,还疼吗?刚才是娘不好,娘不该打你,娘,对不起你,三小姐虽是目中无人但好歹是嫡出的小姐,娘不想你受气。是娘对不起你……”李雪莲说出最后那句对不起时,脸上早已是划过一道清泪,触摸在汐娆脸上的那只手,更是抑制不住的有了一丝的颤栗。

    “娘……”见着李雪莲第一次在自己面前落泪,汐娆心里似插了一把利刃,一滴滴的鲜血溢出让那颗脆弱的心一阵生疼。

    沐鸣远领着下人踏进这残败的偏院时,就看到了汐娆母女两抱头痛哭的一面,脸上闪过一丝的厌恶。

    “沐汐娆,你这逆女,还不给我滚过来。”一声怒气十足的大吼就将哭泣中的两人镇住。汐娆回头,就瞧着了一脸阴鸷的沐鸣远,身后跟着一副楚楚可怜的沐雨薇,想来定是恶人先告状,找自己算账来了。

    汐娆收回身子起身,淡定的站在原地,只是用着一种清冷的目光盯在他的面上,看着沐鸣远杀人般的阴冷,她突然觉得一点都不可怕。

    “孽障,还不给我过来。是不是非得让我出动家法!”沐鸣远性子急躁,见着汐娆不把自己的话当真,还摆出一副高傲的姿势,瞬间就是被激怒,指着汐娆又是一顿怒吼。

    李雪莲眉头紧蹙,见着沐鸣远动怒,便是上前将站着不动的沐汐娆拉着走到了沐鸣远面前。

    “娆儿年纪还小,老爷就不要在责骂她了。”李雪莲低低的声音脆弱的无力,低垂着 头不敢迎着沐鸣远的厉色。

    汐娆心里却是不屑,站在了沐鸣远面前也只是一言不发,一双水波的眸子却是望向着远处开的正灿烂的花草。

    “沐汐娆,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爹,还有没有礼义廉耻,过来,给你三姐道歉去!”沐鸣远震着一雷大的嗓门,伸出一只手就将站着不动的沐汐娆给拽着拖到了沐雨薇的面前。

    “道歉?我又没有做错事情,我为什么要道歉!”汐娆倔强的昂着头,两眼如炬的瞪着沐鸣远的双目猩红。

    “爹爹,算了,四妹年纪小,刚被凌王退了婚,小薇理解……”一旁的沐雨薇两眼泪光闪烁,伸出一双小手撒娇般的拉着沐鸣远来替汐娆解围道。

    沐鸣远用着爱怜的神色瞧着沐雨薇的体贴懂事,回过头来又是凶神恶煞的瞪着不肯认错的沐汐娆:“你这逆女,自己没本事被退了婚,关你姐姐什么事。小薇还在担心着你会想不开再次做傻事,亲自来开导安慰你,却没想到你竟然将你姐姐打成这样!”

    沐鸣远恨恨的说着,又将那气愤的神色瞪在了汐娆的面上,伸手拽着她的双手硬是将她甩在沐雨薇的面前。

    “扑通”一声,汐娆全身筋脉不畅,自是无力与人相抵抗,被身为将军的沐鸣远一拽,便是如摔破的娃娃,不堪的跪在了沐雨薇的脚下。

    “好一个心胸开阔的好姐姐,恶人先告状。爹,你看,这就是你那贴心好女儿打的!”沐汐娆冷冷一笑,起身就是将一旁的李雪莲拉在了自己身旁,一手指着自己娘亲脸上红肿的手印,一边讽刺着沐鸣远。

    沐鸣远两眼幽幽的看了一眼李雪莲,清晰的五指印依旧可见,虽说自己不是喜爱面前这个女人,但名义上毕竟是自己的小妾。

    调转过头来,沐鸣远一脸严肃盯着沐雨薇的问道:“雨薇,这真是你所为?这女人在不受欢迎,好歹也是你三姨娘,你怎能下手打人!”

    “爹爹……”沐雨薇一声撒娇出声,两眼噙着晶莹的泪花,扑闪着凝着沐鸣远才委屈着回道:“爹爹,这根本就不是雨薇做的,雨薇没有打三姨娘,这都是汐娆打的,你若是不信你就自己问三姨娘。”

    李雪莲面色一阵惊愕,一时有些傻愣的站在了原地。

    沐鸣远见着李雪莲一副呆鄂样,才没好气的开口问她:“李雪莲,你脸上的伤究竟是谁打的?”

    “老……老爷,这伤……这伤是我自己打蚊子不小心弄伤的,不关三小姐的事。”李雪莲吞吞吐吐的小声回道,赶紧低垂着头。



###第5章意外的发现


沐汐娆一听,脸上瞬间写满了不可思议,一把抓住李雪莲的双手有些激动:“娘,明明是沐雨薇打你的,你怎么不说实话啊!”

    “沐汐娆,你少在这胡言乱语,三姨娘脸上的伤明明是你打的,你竟然要诬赖在我头上。三姨娘,有爹爹在,你就实话实说,你脸上的伤难道不是沐汐娆打的?难道不是因为她要找你要钱你不给而被她打的?三姨娘,你倒是说啊!”

    沐雨薇瞪大着一双眸子盯着李雪莲,藏在衣袖间的小手不动声色的挽起了另一只手,露出了纤细的手腕。

    李雪莲一见沐雨薇那微小的动作,脸上惨白,低垂着头来小声的回话道:“是……老爷,求您别怪汐娆了,她才从鬼门关走了一圈,您就开恩别怪她了。”

    “娘!你在胡说什么!你……”汐娆激动的拽着李雪莲的双手,将身子有些羸弱的李雪莲摇晃的有些不稳。

    沐鸣远脸上早已是气愤的有些咬牙切齿,看着那张有着胎记的右脸,心里早已是厌恶不已:“将这逆女禁足半月,没有我的允许不得随意踏出这房门半步,若有违规,定打断你的狗腿!”

    “哼!”汐娆委屈的瞪了一眼心虚的李雪莲,又恨恨无奈的瞪了一眼得意的沐雨薇,愤恨的一转身,汐娆拔腿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锁上了门。

    “做错了事脾气还这么大,李雪莲若是你管教不好你的女儿,那就交给府里的礼事帮你管教管教!”沐鸣远撂下一句狠话就率着众人离去。

    李雪莲又是一阵发愣,待那群气势汹汹的人离开才转进了汐娆的屋子。

    “汐娆开门,汐娆,你让娘进来好不好?”门外,李雪莲焦急的拍门哀求声透过缝隙传了进来。

    汐娆泪眼有些模糊,真是不明白自己的亲娘为何会如此帮着沐雨薇,竭力的压低着自己的浓浓鼻音回道:“我有些不舒服,想好好休息一下,娘你就不用担心我了。”

    头脑也有些昏沉,汐娆揉了揉发疼的脑袋,又想起了自己意外得到的空间,伸手抚摸在了自己的蝴蝶印记上,身子一闪就穿越到了空间里。

    “啊,可恶奸诈的沐雨薇,竟敢阴我,我一脚踢死你踢死你!”受了委屈的汐娆躲在空间里,对着一颗大树又踢又打的咆哮着,却是因全身经脉堵塞而血气上涌,嘴里噗嗤一声就吐出了一口鲜血。

    汐娆自是得知这副身体是个经脉堵塞的废物,也没想到她的身子会差到如此的地步,只是可惜了自己的好身手得不到施展。看来想要在这异世立足,首先就先得想法打通经脉再说。

    懒步着绕过大树,来到泉水旁。清澈的泉水在太阳光照下,熠熠流光,似闪耀着无数金星的辉芒。如此清澈的泉水,在现代自是少见,汐娆唇角不由的微微露出了一丝柔和的笑意,伸手退下了自己身上的衣物就跳进了清清小泉中。

    虽是在太阳光照下,但入水却是一阵微凉猛然侵袭而来,汐娆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但还是蹲下了泉水之中,放松身心,将整个人都浸泡在了微凉的泉水之中。

    双手捧着清澈的泉水,汐娆只觉得自己的身子由刚入水时的微凉渐渐变得有些微热,全身血液似乎都澎湃翻滚,就连自己额头下的那块胎记也格外发烫的厉害。

    滚烫的炙热,就像是身处在了一个大蒸笼里。

    “怎么这水突然如此烫人?算了算了,还是不洗了。”汐娆颇为无奈,看着自己双手都被泡的红肿,起身就穿戴好自己的衣物后走出了空间。

    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中,汐娆便翻出了一张毛巾擦拭着被水浸湿的长发,一边揉搓着自己的发丝一边朝着梳妆台的铜镜走去。

    “啊!天……天啊……这……”当汐娆走到铜镜前,刚拿起梳子准备对着镜子梳头时,竟然意外发现自己额头上的那块胎记,微微的退了些许暗沉的颜色,变的黯淡。

    汐娆惊喜不已,看着自己那块胎记逐渐浅淡,双手不由的捧住了自己的脸颊,这真是让她有些欣喜的不知所措。

    “难道是那泉水的缘故?”汐娆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疑惑的自言自语。

    看来这空间还真是个宝贝,汐娆喜上眉梢,那双好看的柳眉都翘的如同一道好看的弯弯彩虹。

    被禁足在屋中这半月,汐娆所有的时间基本都是用在了泡泉水上。这日,汐娆刚从空间里出来,跟往常一样就直奔铜镜,当看见自己额头上的那块胎记彻底消失不见后,竟是激动的流下了泪意。

    就是因为这块胎记,汐娆从小就被冠上了京城第一丑女的名号,自己也因此受了多少的白眼和欺辱,如今那块丑陋的胎记没了,汐娆只觉得像是一场梦,那么的不真实。

    “娆儿,汐娆,你在屋里没有,皇上为你亲下圣旨赐婚,宣旨的公公都在正厅等你,你敢快出来接旨。”门外,李雪莲的声音带着几丝的欣喜,突地打断了沐汐娆的激动。

    又赐婚?自己不是才被退婚没一月么?怎么那皇帝闲着没事又为自己赐婚?汐娆眉头紧蹙,对着镜子将自己的额头上画了一块胎记后才开门迎了出去。

    沐家大厅。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有沐氏小女沐汐娆聪慧贤淑,温婉大方,实乃德才兼备之才,特赐婚于睿王墨子衍为正妃,择吉日后完婚。钦此!”

    “谢皇上隆恩!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沐鸣远磕首后接过圣旨起身,对着宣旨的公公道谢。一家人大大小小的将这宫里的贵人亲自送出府后,沐鸣远才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不受自己喜爱的小女儿沐汐娆,随即又调转过头看向了大夫人柳枝吩咐道:“小薇与汐娆都待嫁在即,你身为这府里的主母,这嫁妆之事就全由你来操办。”

    柳枝优雅一笑,随即若有深意的望了一眼一言不发的沐汐娆轻笑道:“皇上真是圣明,也算是对我们沐家皇恩浩荡了,若不然汐娆……”

    柳枝话便未说完,便抬手掩嘴一笑,若不是有皇上赐婚,沐汐娆她一当众被凌王爷退婚的丑女人怎么嫁的出去!


Copyright © 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