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组

宋•李唐作品欣赏【高清多图】

时晴堂艺术馆 2020-03-26 10:50:04

图文来源:网 络

编辑整理:时晴堂艺术 

  

 李唐(约1049—1130年),字希古,河阳三城(今河南省孟县)人。约在北宋宣和年间入宫廷宣和画院供职;金兵陷汴梁(今河南开封)后,南渡流落临安(今浙江省杭州),以近八十的高龄入绍兴画院。其山水宗法荆浩、关仝、范宽,又加以变化。布局多取近景,突出主峰或崖岸,山石作小斧劈皴,墨色与勾皴往往一次完成。用笔劲健,积墨深厚,画风沉郁雄壮。晚岁遂自成一家,开启南宋山水画一代新风,与刘松年、马远、夏圭共创南宋“院体”,画史并称为“南宋四家”。传世作品有《万壑松风图》轴、《采薇图》卷等。

李唐《村医图》

《村医图》是中国宋代画家李唐的国画作品。该画为立轴,绢本,淡设色,纵68.8厘米,横58.7厘米,台北故宫博物院藏。为一幅风俗人物画,描述走方郎中(村医)为村民治病的情形。图中树荫下,病人袒露着上身,双臂被老农女3和一个少年紧紧地抓着,身边另一少年牢牢地按住了他的身子,他双目圆瞪、张着大嘴,声嘶力竭地叫喊着,一条伸出的腿也被人死死踩住,这时的他只能听凭背上的疮伤被艾火熏灼。《村医图》的艺术表现手法比较纤巧清秀,人物描绘用笔细劲精致,毛发晕染一丝苟,造型特征准确,各有特点,显示出作者有着对生活深入地观察和丰富的体验。作品通过对灸艾治疗这一紧张情节的朴实无华的具体描绘,反映了当时农民的困苦生活,有小中见大的寓意。不难看出,作者对当时下层劳动人民是寄予很大同情的。

李唐《村医图》局部

李唐《采薇图》

《采薇图》画面的气氛肃穆、凝重、萧瑟。最前面的一松、一枫相对而立,树干奇崛如铁、挺拔坚硬,这不禁使人联想起枫树的耐寒与苍松的不凋。作者有意将这两株具有象征意义的大树布置在画面最前端,或许就是对画中人物性格的比喻与写照。 在枫树后面的石壁上有两行款识:“河阳李唐画伯夷、叔齐”,由此可知作品的主题。在画面的中心位置,一块巨大的岩石光滑如砥,石上有二人相对而坐,这就是作品中的主人公——伯夷与叔齐。正面的一位抱膝安坐,神态老成持重的男子,大概是长兄伯夷吧?此时,他正侧着头仔细聆听着叔齐的谈论,表情庄重肃穆,眉宇间仿佛还带着许多的忧虑,似乎正在追忆故国往事。叔齐的形态略显活跃,他身体斜倾,右手撑地,左手探出二指,像是在向兄长诉说着周武王“以暴易暴”的种种罪状。清代张庚在《浦山论画》中评价这件作品时说:“二子席地对坐相话言,其殷殷凄凄之状,若有声出绢素。”现在看来,确有同感。 

树木的画法颇具新意,那株松树只是用重墨粗笔勾出树干,然后略加些鳞纹,再以浓淡不同的色彩晕染,显得苍劲浑厚。松针在勾勒之后再用青绿色重新描一次,用笔挺拔爽利,线条虽短却充满劲力,显现出一派繁华茂盛、郁郁葱葱的景象。在细节处理上,李唐也是颇具匠心。浓重茂密的背景衬托出两个身着淡色衣装的人物,使主题尤为突出。岩石后的峭壁悬崖,松树上缠绕的古藤,营造出一派荒芜寂静的场面,这或许是荒山之中人迹罕至的偏僻角落。它不在周朝的辖治之内,那么,这里的野菜、野果也不是周朝土地上生长的了。摆放在二人面前的篮子和镢头是采薇的工具,作者着意刻画这一小小的细节,不仅更加突出主题,更使画中人物有了一种怡然自得、随遇而安的情致。一条逶迤蜿蜒的小溪从崖下流过,使构图更加丰满,画面豁然开朗。小溪的流动不仅使视野中的景物显得宁静、肃穆,同时也增强了虚实对应,作品也显得更加自然灵动。

南宋 李唐 《秋林放犊图》 绢本设色 96.3x53.2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秋林放犊图》的作者究竟是不是李唐存在争议。画面右方上有“李唐”字款,有专家学者认为系后来添加。画面上钤清人梁清标(焦林居士),清乾隆、嘉庆、宣统内府等印七方,其他印款不清。《石渠宝笈初编》着录。清宫旧藏,清以前流传经过不清,大部分专家学者认为是南宋画家的作品。

李唐《秋林放犊图》局部

《秋林放犊图》描绘溪水平坡间大树数株,红叶繁密,布满画面。地上落叶疏疏,以点出秋意。一老牛于树下仰首长鸣,似乎在呼唤它看不见的小犊,神态焦急不安。溪旁一牧童,弯着腰,用双手捧手玩耍,对老牛的不安毫无觉察,生活气息十分浓郁,刻画入微。此图树干、树叶均用双钩填色法,用笔粗壮劲健,树叶繁而不乱,密而不窒,颇具功力。远树用淡墨点画,远近层次分明,设色艳而不俗。画风从李唐派变出。

宋 李唐 《牧牛图页》 绢本 61X63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宋代所谓“花鸟画”的范围比较狭窄,仅限于花和鸟。畜兽、竹石、鱼虫皆另立科目(山水中,树石、木屋也是各自立科的)。在当代,我们把中国画分为山水、人物、花鸟三大科,则树石、村落、楼观等多半归于山水。兽畜、竹石、蝶虫之类多归于花鸟。花鸟画实则是动、植物画,以花代表植物,以鸟代表动物。

宋 李唐 牧牛图页  局部

李唐的花鸟画在当时尤为突出。吴其贞《书画记》中记有李唐《梅竹禽雀图》,并云“甚剥落”,然“精彩尚在”。《严氏书画记》中还记有李唐的《古木寒鸦图》,他自己也说:“早知不入时人眼,多买胭脂画牡丹。”这一类作品虽很精彩,可惜,今天已不可见,记载亦不详。据历来的叙说,李唐“尤工画牛”(《图绘宝鉴》),“善作山水人物,最工画牛”(《画继补遗》)。他当时的花鸟画成就可能大于山水和人物。本来,北宋画院的花鸟画成就是高于山水画的。

宋 李唐 牧牛图页  局部

在记载中,李唐的画牛之作也确实多,如《桃林纵牧图》、《放牧图》、《春牧图》、《秋牧图》、《烟林春牧》、《风雨归牛图》、《三生图》等等。《清河书画舫》所记李唐的《桃林纵牧图》:“不知者谓为戴嵩。”戴嵩乃唐代画牛名家,当时及后代,皆称“韩马戴牛”,即韩干的马、戴嵩的牛。李唐的牛被人误认为是戴嵩所画,可见其精彩之至。还记“李唐尤工画牛,得戴嵩遗法”。

宋 李唐 牧牛图页  局部

 

李唐《策杖探梅图》

此图描绘江南赏梅花之景。画家在定居临安后,开始接触江南山水,在他观照中,山是明的,水是秀的,树是翠的,石是润的,风是轻的,风光旖旎,画笔简练,线条秀长,用墨用水,淋漓畅快,创制了前人所未有的“大壁劈”皴法。为浙派山水画开了先河。

 

李唐《百牛图卷》

李唐《百牛图卷》

南宋四家李唐百牛图卷 26.6 x 322.3 cm 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史传李唐极擅画牛,得戴嵩遗法。《东图玄览》记:“李唐《春牧图》,牛欲前行,童子力挽之,势甚奇。”吴其贞《书画记》载:“李唐《风归牛图》有一牛乘风而奔,气韵如真,为神晶。”可见李唐画牛成就之一斑了。

李唐 《江山秋色图》


李唐 《万壑松风图》

《万壑松风图》款识题于远峰上:“皇宋宣和甲辰春,河阳李唐笔。”可知作于1124年,其时李唐约70岁左右,是南渡前的作品。画面山峰高峙,山石巉岩,峭壁悬崖间有飞瀑鸣泉,山腰间白云缭绕清岚浮动。从山麓至山巅,松林高密,郁郁葱葱。山脚下乱石珠连,水流奔涌。大自然雄壮之气扑面而来,给人以气势磅礴的感觉。李唐布局中取近景,突出主峰和崖岸,以造成迫在眉睫的视觉感受。山石皴法,融合了李成、范宽、郭熙诸家技巧,用多种皴法表现不同的石质,如主峰,上端用长钉皴刮铁皴,中部偶尔参以解索皴;在山腰以下使用独创的马牙皴。此外还可以看出其后来创造出小斧劈、大斧劈的雏型。对皴法的运用是李唐在此图中的最大特点,对后世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到现代还在为人们所学习探讨。

李唐《万壑松风图》局部

《万壑松风图》绘江南烟岚松涛,矾头重叠;深谷里清泉奔涌,溪畔浓荫森森;沿着曲折的山脊,是一片片浓密的松林,“丰”字形的松树随风摇曳,似乎能使观者感受到阵阵湿润的凉风扑面而来;沟壑里聚起团团云雾,缓缓地向上升腾;山瀑下置一水磨磨坊,溪上架一木桥,在这世外桃源里留下人间烟火。

李唐《万壑松风图》局部

李唐《万壑松风图》局部

万壑松风图是李唐在北宋画院时的作品。这一幅画在主峰旁边的远山上,题有“皇宋宣和甲辰春河阳李唐笔”。甲辰是宋宣和六年,李唐已经步入高龄。尽管如,此画中表现的山石仍然是雷霆万钧的阳刚力量。画上的插云尖峰。冈峦、峭壁,好像斧头刚刚凿过,对一片石质的山,表现山特别坚硬的感觉。

李唐《虎溪三笑图》

李唐《虎溪三笑图》局部

 
  李唐《江山小景图》

这幅《江山小景图》却是介于二者之间,上留天,可见山峰,下不留地,山脚陆地均被省略。这标志着一个过渡期,这可以分析出,这是李唐前期较后一个阶段的作品。    

这幅江山小景图画在画法上,仍然采用北宋以前的常用画法,却画得相当随意,预示着李唐的变化快要到来。所以,后人评价他“变化多,水石用鱼鳞纹,有盘涡动荡之势”。  
此江山小景图画虽然用斧劈,但有的线条较长,外轮廓也比较刻露。山石的凸亮出与凹暗处,对比较为强烈,用笔仍方而硬,刚而坚。 

李唐《红树秋山图》

李唐《红树秋山图》

 


李唐《雪窗读书图》

《雪窗读书图》此图构图新奇雄峻,是典型的边角取景。画的左边是硕大的岩石直立而上,岩上的树木向右伸展枝叶,山岩下即是草屋,大雪已经覆盖了房顶和地面。左边突兀的岩石用的是斧劈皴,爽利劲健,笔法流畅,墨色表现的光暗过渡非常自然,加之左下角浑厚的小土山,更加稳定了画面。小院内还有一口水井,为画作增添了几分生活气息。画中人物凭窗持卷,专心致志地读,此是“画眼”所在。身为宫廷画师的李唐,常受命作画,在“靖康之变”时,曾创作著名的《采薇图》,赞颂商朝末年伯夷和叔齐的忠贞气节;而在南宋画院供职时,又作《晋文公复国图》,褒扬春秋时期的晋国公子重耳励精图治、复国称雄的壮举。据说此画甚得高宗喜欢。但是,李唐作为历经沧桑的画家,少有表达自己遭遇的作品传世,这幅画应该是李唐向往安定生活的见证。

古有“囊萤映雪”的典故,这画中的人物难道就是那映雪的学子?竹丛与木枝围成篱笆,柴扉还是紧闭的,可见主人是想关门谢客、静心读书了。房顶的树叶以点虱法画成,而房屋周围的竹叶则是以书法的撇法画成,可见画家技法细腻多变。而密密麻麻的竹叶、树叶,与简略疏朗的山石、屋顶形成了大密大疏的对比,这种处理手法增强了画面的形式感和视觉感染力。

松湖钓隐图 》宋 李唐 绢本淡设色 尺寸不详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此图绘高山下平湖一泓,一渔翁坐在船头上钓 鱼。画中高山石用小斧劈皴,松树画法显得严 密,松针繁茂,充分表现出松树的状态。整幅画 面具有幽静而舒雅之情。  


 传宋李唐 《竹閣延賓图》

李唐 《长夏江寺图卷》 44cm x 249cm 故宫博物院藏

李唐 《长夏江寺图卷》

李唐《晋文公复国图》人物长卷

李唐《晋文公复国图》人物长卷

李唐《乳牛图》

李唐《乳牛图》

宋 李唐 山水图

宋 李唐 山水图

宋 李唐 《七子度关图》

宋 李唐 《七子度关图》局部


李唐《仙严采药》

 

李唐文姬归汉图「被擄」

李唐文姬归汉图「成親」

李唐文姬归汉图「懷鄉」

李唐文姬归汉图「觀星」

李唐文姬归汉图「夜思」

李唐文姬归汉图「家書」

李唐文姬归汉图「產子」

李唐文姬归汉图「育儿」

李唐文姬归汉图「來使」 

李唐文姬归汉图  送行

李唐文姬归汉图  送行

李唐文姬归汉图 别后

李唐文姬归汉图 归途

李唐文姬归汉图  归家


 


关注请加微信公众号: sqtysg  扫一扫 二维码

 

 


 

Copyright © 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