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组

李根深老人,南浔人向您致敬,为您默哀:请一路走好!

南浔时报 2020-04-13 03:14:17


中国共产党第十三届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共黑龙江省委原副书记、中共哈尔滨市委原书记,黑龙江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原副主任李根深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5年10月9日在哈尔滨逝世,享年86岁。


李根深同志是浙江省湖州市南浔人,1930年7月出生,1947年12月参加革命工作并加入中国共产党,任上海交大新民主主义青年联合会党组书记。1951年毕业后留校任教并担任交大员工支部书记、党总支副书记、校党委委员。1952年被选送到前苏联莫斯科莫洛托夫动力学院攻读副博士学位。1956年回国后,先后担任哈尔滨汽轮机厂副总设计师、实验室主任,哈工大教研室副主任,国防部(后改为机械部、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七院七○三研究所副所长、总工程师、所长。1983年任中共黑龙江省委常委、秘书长。1985年任中共黑龙江省委副书记、哈尔滨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1987年任中共黑龙江省委副书记、中共哈尔滨市委书记、市政协主席,1991年任中共黑龙江省委常委、中共哈尔滨市委书记、哈尔滨市政协主席。1992年任黑龙江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1996年3月离休。


  

刻苦学习,投身事业

李根深,南浔人,1930年生,机械制造专家。曾任哈尔滨市委书记,黑龙江省人大副主任,十三届中央委员。

李根深出生在江南古镇南浔南西街、南安桥南面的一座百年老宅里,7岁上“丝业小学”读书,学校设在南浔丝会内,招收丝业从业人员的子弟为主。1937年11月19日,日寇侵入南浔,放了一把大火,把东栅头一直烧过来,据说烧掉房屋5000多间,李根深随家人逃难到江苏桃源、严墓等地,后到了上海、苏州,在那里读完了小学、初中。1947年李根深在苏州东吴大学高中毕业,同时考了三所大学、上海交大、浙江大学、纺织学院。都被录取了,最后他选择了上海交大。

那时,上海还是国统区。但交大地下党向同学传播进步思想,不到一个月,李根深接受先进理论,加入了地下党。一方面在交大念书,一方面搞学生运动。暑假回到南浔老家一边做农村调查,一边补上功课。

大学毕业后,当时组织上考虑,要他留校继续青年联合会党组书记工作。但他向往新中国东北工业建设,自己学业是机械动力工程,那里虽艰苦,但更需要他。党为了培养自己的知识分子,选送一批大学生出国到苏联深造,经过考察,李根深被录取了。他们先到北京进修俄文,3个月后便到了莫斯科。在那里攻读动力发电设备的研究生课程。3年后,毕业回国。

从莫斯科回国后,李根深就一直在黑龙江哈尔滨工作,一干就是50年。


在改革中前进

李根深是新中国卓有成就的涡轮机专家,在十年动乱时被“告边站”。可贵的是他利用空闲比较系统地研读了马列著作。

李根深走上市委领导岗位之后,发现政治体制中存在明显的违背科学管理的一些弊端。大量的科学的调查研究,使他有了更明晰的改革思路和决心。他带领刚刚组建的市委、市政府新班子成员,抓住影响和阻碍经济体制改革和经济发展的政治体制,率先进行大胆的改革探索。当时全国各中心城市在这方面可借鉴改革经验不多。他们不等不靠,看准了就干。他认为,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经验和办法不是现成的,党把自己放在这个岗位上就得创造性地工作。

这样,一场经过严密科学组织的较大规模的改革开始了。在干部制度改革上,发动全市人民举荐人才,不拘一格地选拔和招聘了一大批优秀中青年领导干部,同时从市直机关调整退出了一批老干部,使各机关班子在年轻化知识化上前进了一步;在一百个市直机关实行任期目标责任制,端掉了机关的“大锅饭”;在政府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上,撤销了15个局级机构,精减了1420人,使机关开始变得精干,加强了行业管理。在党政分开上,初步实现了市委指导思想和工作重点的转变,与政府重叠的机构被精减,更好地发挥了政府的职能作用。在两年改革中,全市党政机关调整交流了近两千名机关干部。

有人说,哈尔滨市在政治体制改革中总是冒风险。对此,李根深回答说:“改革总要牵扯扯许多人的利益。我们可以等待,安稳地过日子,自己也不吃亏。但这要给工作造成损失。除了改革别无选择。这不是为我个人争功利,而是为党的改革开放政策增光添彩。”

哈尔滨市的政治体制改革受到国家体改委的肯定,许多兄弟城市的领导纷纷前来取经。李根深说,这不是我个人有多大本事,主要是大多数同志对改革开放抱有极大的热情。许多机关干部、专家、学者在理论与实践结合上进行了认真地调查研究和探讨。集众智于中枢,我们才有正确的决策。


党要代表人民利益

正值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召开的日子,我们的话题自然谈到了如何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问题上。李书记不让我采访他,但是,讲到社会和谐问题有了话题。从自己切身体会讲,党应当把群众利益放在第一位。他回忆说:从我在上海交大做地下工作,那时学校800人,其中地下党156人。我们拼着命干,一动员,起码有800多同学响应。那时靠什么?靠群众工作,你要了解群众的要求、家庭、读书,一起看电影等,慢慢启发。我班只有5个党员,我们的口号是从群众中来,再到群众中去。同样,我党在东北解放战争的胜利靠的也是发动群众。战争开始时,我军在数量上、武器装备上与敌军不可比。我们党中央调整战略,“让开大路,占领两厢”,主要在农村建立根据地。1946年开始,马上形势转变,我军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打垮了国民党的部队。靠什么?群众。我们党通过艰苦细致的群众工作,搞土改,把农民动员了起来。

“苏共的垮台,就是脱离群众。我是亲眼看见苏联解体的。”李书记十分坦诚地说。

苏共在位时看上去坚不可摧,“真理报”对苏共领导的讲话,总是“暴风雨般的掌声”,高呼“呜拉”!报上、电台都是这样。其实当时苏共已严重脱离群众了。政府官员、国企老总在城郊都拥有别墅,周末渡假,老百姓见了就骂。办事买东西都要找关系。1991年苏共垮台,李书记9点赶到克里莫林宫,见离去的官员垂头丧气,老百姓在围观、痛骂。

“总之,党的领导是政治领导,基础在群众,党要代表群众。”李书记强调说。


对南浔有很深感情

因为抗战,李根深8岁逃难离开南浔,以后在上海交大念书。但是同南浔的关系不断。不象有些人,去了不再回来。他回忆说,在哈尔滨工作50年,来南浔很少。那时,湖州市的、南浔镇的领导经常到哈尔滨,工作上有联系。1983年干部“四化”,李书记调黑龙江省委常委,后到哈尔滨市委当书记,故乡的领导,葛圣平、王永年、朱培得等经常有联系。1991年李书记从一线岗位上退下来,进了黑龙江省人大。从此,他自己常到老家看看。本来在南西街有老房子,后来搬到了新区。他说,对南浔我感情很深。特别是近几年,每年来南浔一、二次。这里有我世居的邻居、历届领导,大家聚聚。我的印象,历史上南浔是个和谐的地方。

首先,南浔镇文化底蕴深厚。李书记的外公是清朝举人,留学日本攻读法律,回国后做挂牌律师。过年空闲时喜欢同张静江、庞元济等下下棋。当时南浔镇官员很少,依靠社会乡绅管事,实行自治。外公是浙江省议员。南浔的社会事业都是民办,内容很多,有养老院、育婴堂、善举公所、义仓等。军阀混乱时,这些自治组织与上边打交道,富家出钱,保一方平安。实行地方自治,南浔的社会经济相对和谐。其次是南浔的河水好。南浔地处水乡平原,水道纵横,河港交错。南浔镇的市河与运河成丁字型。水非常干净,洗菜的乔口什么鱼都有,如汪牙鱼、鲈鱼等,晚上,小孩照灯来叉鱼,在沈庄漾、古港港、金鱼漾水质特好。水乡古镇的水给我的印象太好了!第三是这个地方重视教育。南浔教育始于元代。元时,镇建儒学。明清时期,许多丝商在致富后,纷纷捐资兴学,办学之风大盛,一般贫苦人家的孩子,只要孩子愿意,也拼命让他(她)上学。普及教育、贫儿教育、女子学校、体育学校相继兴办。李书记说:“在江南古镇中,南浔教育很有特色。”


编辑:小鱼儿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