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组

发现无锡 | 寻踪“小桃源”

情调无锡 2021-04-06 12:32:02

所谓“世外桃源”,隐蔽小村,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之境。无锡“世外桃源”之所,当属“小桃源”。入得其内,果有豁然开朗之境。



不熟悉“小桃源”之人,在找寻的过程中,是很容易便否定自我的。一条不长的小巷一眼望到底,似已无路可寻、无路可去,难不成真要如《桃花源记》中描述的那般,找个石洞钻进去不成?


其实,这别有洞天便在巷底。你只需耐着性子走到底,便可见豁然开朗之境。透过数株百年香樟,溶溶东大池便在眼前。


这里叫贾湾,原来是个自然村落。许是地处惠山脚下,即便是在今天,这里也多少还能寻到些村落的感觉,自家小院落内伸出的枝叶甚至浓绿,偶见几只黄狗或趴或悠闲踱步,许多老人都已经在这里住了一辈子。在他们记忆里,今日今时之“小桃源”已有了太多的变化。



“这简直是世外桃源了”

东大池,就是“小桃源”。


1923年摄东大池全景


2012年同一角度摄东大池全景


明朝万历年间,施策在这里筑别业,可算是开发东大池的第一人。


东大池占地26亩,群山苍翠,溪水环流,阡陌纵横,风景幽静,被誉为“桃园仙境”。有秦观墓和监察御史施武的衣冠冢。南京太仆卿施策在其祖茔旁修浚大池,筑望湖台,开渠种藕,广植乔木修竹,大池景观初具规模。


据史料记载,东晋时郭璞相地时曾到此,对这里的山水极为赏识,赞说是“峰回峦合,风气凝聚之风水宝地”。就是这一处清幽之地,却也是许多名人流连忘返之所。


早在1924年,郭沫若在其《漂流三部曲·炼狱》中,对东大池便详加描述过——

转过校舍后现出一面溶溶的大池,池水碧绿而不能见底。池形如像倒打的一个问号一样,在撇尾的一点处,一座大理石的洋亭,是两叠两进的结构。亭下有石槛临池,左右有月桥,下通溪水。池之彼岸有松木茂林,树虽不古而幽雅成趣。三面环山,左右形如环。……“这简直是世外桃源了!”……石亭拥立在假山石上。底层前为空间,后为石窟。上层前为平台,后为亭屋。平台三面均有石栏,正中有圆形石案,有石凳环绕。登台一望,全池景色尽在眼中。风声鸟声,松声涧声,凝静之中,时流天籁。啊,这是多么理想的境地哟?


一说,东大池“小桃源”之称便因郭沫若此文而来。另一说,则与一个叫徐燕谋的人有关。

徐燕谋是国学大师钱基博的高徒,钱钟书向以兄长事之。说到徐燕谋先要提及无锡民族工商业的另一位代表人物陆培之。



“春日风光,不让西湖三潭”


陆培之是河埒乡龙山村陆井人,他父母早逝,家境贫困。1902年,他应招到上海一家私营铁号当伙计,因做事勤快认真、用心钻研,很快精通本行业务,深得店主信赖。后政局动荡,铁号亏损,原店主无意经营,他便出资将铁号买下,改名恒丰铁号。适逢第一次世界大战,外货断绝,国内供求紧张,铁价陡涨,恒丰5年之内获利60万元。陆培之发迹之后,他又在上海开办大有油厂、经纬纱厂等,曾出任上海市铁业公会会长。他还与周舜卿、祝大椿等合资创办了恒昌源纱厂。


1918年,陪培之与荣宗敬、荣德生兄弟各出资2.5万元,修筑了由火车站至惠山的通惠路。彼时,无锡民族工商业大户皆兴建造私园。陆培之也在这一年,独资开辟东大池,对大池疏浚挖深,修筑堤岸,在东北角建香雪亭,在池水中央建池心亭,营造垂虹、印月两小桥。桥旁凿得一泉,底透白沙,过沙上涌,清澈可鉴,故名“白沙泉”。井中泉水清冽可口,周边百姓皆来汲取饮用,甚至还有人从二十多里外骑了小三轮过来取水。即便是在今天,仍是如此。


白沙泉


白沙泉刻石


为了便于溪南的人来东大池,陆培之又跨梁溪河建鸿桥一座,四墩五孔,全石结构,五环映月,一虹卧波,诗趣盎然。大池周围遍植碧桃垂柳,时有“春日风光,不让西湖三潭”之说。


1923年,陆培之又与荣氏兄弟合资将西门至梅园的锡梅路(今梁溪路)改铺成石片路,并自筑支路与东大池衔接。东大池也因此成为无锡当时不多见的可通行人力车和小汽车的开放景区。


1927年前后,陆培之因经营不善工厂倒闭,他遂将东大池以1万银圆转让给曾担任过陇海铁路局局长的邑绅徐燕谋。徐燕谋在陆培之开辟东大池的基础之上,锦上添花,在路口设置“徐路”两字界石,在香雪亭旁辟游泳池,莲花山上建“环翠楼饭庄”,在池北建造“燕居池馆”,称“燕庐”。


1990年摄东大池“燕居池馆”(已不存)


据说东大池的游泳池是徐燕谋为其第二房夫人特意开辟。这里的许多老人还记得,当年泳池旁还建有跳板。池中四周平浅,愈向中间愈深,夏日来此游泳者甚多,但因当时未设救生设备,每年均有灭顶噩耗传出。徐燕谋还在池畔树一水泥石坊,上书“小桃源”三字,系出名家之手。这应该是历史上“小桃源”规模最壮观的时期。当时的无锡坊间便流传着“惠山、锡山、东大池;梅园、蠡园、小桃源”的顺口溜。


可惜的是,“小桃源”水泥石坊后来被大卡车损毁,好在尚有老照片可一窥当时之模样。


“小桃源”水泥石坊


“燕庐”刻石系徐世昌手迹


东大池现由武警某部队驻扎的大院内,尚能觅到的老物件唯剩三面围档墙与“燕庐”刻石了。“燕庐”石刻两字下有跋文,有“静而后能安,静则清,清安而能久”、“谋居士名其庐”等内容,落款“水竹人”。这个“水竹人”便是曾经担任过北洋政府大总统的徐世昌。

徐燕谋之女徐来来锡时,曾说起过这块石刻。据她透露,徐燕谋的岳父吴及荪曾是徐世昌秘书,在徐燕谋从陆培之手中买下东大池地拓建而成新园之时,应吴及荪之请,徐世昌欣然书题并附跋,徐燕谋刻石置于园门前。


徐世昌手书“燕庐”刻石


抗战期间,东大池遭日军破坏,“已面目全非”。经历岁月的沧桑,当年风物已不再,现在只有香雪亭、蕉庐和白沙泉是东大池的旧迹了。当年在白沙泉汲水的小姑娘,现在也已人到中年,和许多老人一样,在此打发着宁静而安逸的退休时光。


-end-


文:无锡新周刊《发现无锡》栏目  尘白

部分图:由市民间蓝印花布博物馆提供

小青梅综合整理


无锡新周刊旗下创意团队,

寻访本城文艺人、文艺事,

用一段性感的文字,

藉一种诗意的审美,

成就最小资的情调生活。

Copyright © 桂林桂花糖美食分享组@2017